导语:11月22日,上海ITALK论坛举办的旧题新解,就“3Q”战后互联网的反垄断形势开展主题研讨会,会议于晚间6时在上海张江举行。方兴东、臧斌宇、刘春泉等企业、学术、法律界各代表出席了此次会议。与会专家认为,尽管3Q事件反映了互联网公司的道德与法律意识的确实,但是如何维护消费者权益,并将之付诸行动,仍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比如《反垄断法》是否起到了应有的规范作用,如果要进行反垄断,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在这个背景下,上海ITALK论坛举办了此次互联网垄断问题研讨会。

方兴东     ●01年的时候,跟陈天桥很熟,盛大加起来大概是35亿美金,问题是怎么样打造一个50亿美金的互联网企业,05年基本让能够进入第十名左右的门槛,在中国怎么样打造一个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然后这个梦想后来没有实现。

    ●我自己最近这半年多,我自己在做一个事情,就是影响中国互联网100人的口述历史,目前做了20多个人,这块政府也非常支持。

    ●3Q之战,这个战争本身我想多说,我讲几个花絮,打到最激烈的时候,腾讯运作之下,来了十几个公安要抓周鸿袆,那段时候躲到香港去了。

    ●我们从Google来看,它是通过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然后能够坚持不作恶,它是一个比较开放式的。我们比较一下Google和百度,我们就可以看出两家公司根本的差异。

    ●我再讲一下互联网精神,因为这给你感觉是一个比较空泛的概念,中国人说,这是一个很新的东西,但是互联网精神,就是互联网文化的这种价值观,实际上它起码是有半个世纪以上的诞生和延续的过程,甚至说,在60年代,互联网们的先驱们,那个时候的爱好者,包括黑客,他们是确定了互联网精神基本的规范。

    ●但是我觉得,这场战争本身,我个人认为,我还是以批判了乐观主义精神,我批判为主,但是对互联网还是比较乐观,这场战争,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非常丑陋的战争,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战争得到一个比较美好的结果,能够从此把反垄断的运动开展起来。

    ●所以,通过反垄断运动,能够让互联网产业意识自己的力量和相应的责任,让中国互联网能够重新重视互联网精神,真正把互联网精神带到中国的各行各业,社会的各个层面,这样的话,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的意义会大大超越产业本身。我就简单地抛砖引玉讲一些观点。[详细]

 
 

臧斌宇

    ●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参加到我们的ITALK,坦率地说,慕名ITALK已经很久了,今天非常有幸参与到我们的ITALK中,并且作为一个嘉宾。其实这个话题,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

    ●我自己对法律方面不是很精通,等会由我们的刘律师专门跟我们分享,我们在座也有很多律师,但是我个人觉得通过法律层面来解决是抱着很悲观的态度。因为我们国家在反垄断这个层面,这件事情不是第一件事情,我们还有很多国有企业,有天然的垄断,他们利用他们的垄断地位,做了很多滥用垄断的事情,这些事情已经广为人知,但是还没有得到处理。

    ●我参加过一些协会,也是在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沟通。当然,也有一些行业组织,在推动创新和创业,包括我们的ITALK,也是做得相当不错,但是我们觉得,我们的行业组织,其实在企业的自律方面,应该做更多的工作,因为,在很多事情上,政府的参与,或者说法律的参与,在某种角度上来讲,我并不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而在这里头,一个行业的自律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我们说的,今天发生这些事情,它的背后可能有我们方博士所说的,互联网精神的丧失。但是,在我看来,这更是一个商业规则起作用,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讲,当他辛辛苦苦拼搏到一个垄断地位,或者说具备一个行业领先的地位的时候,就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手段,不遗余力要保护住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是一个商业规则在起作用。这个时候商业规则肯定是大于他内心深处的互联网精神,但是,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是有哪些可以约束我们的公司,我感觉可能首先第一层面的,可能还不是互联网精神,还是一个商业规则,首先是你对用户的承诺,你作为一个商业伙伴诚信的原则。

    ●真正地,我们说要从某种角度上,重新去激发他们已经到了垄断地位的互联网地位,我觉得还是比较悲观的,但是我觉得互联网这个行业是非常好的,每隔三到五年都会有大的变革,都会把老的行业淘汰,传统行业可能需要更大的时间。

    ●所以我一点不担心,如果说他们真正丧失了互联网精神,最后抛弃他们的是整个业界的变化,是整个互联网界。[详细]


 
 

刘春泉

    ●作为律师来讲,刚才大家提到很多东西,其实我们一直在做,这边我可以给透露一点消息,刚刚提到的用户协议问题,用我们的行话来讲,这是一种格式的电子商务,我个人一直有一个建议,希望国务院,或者是全国人大能够制定一个格式电子的相关条例。

    ●如果真要说有人强制推广这样一个隐私保护器………隐私保护器,刚才有嘉宾已经提到,隐私是什么概念,在我们法制上来讲,我们的法律分好多种,法律层面的法律,在《侵权责任法》当时正式提到了隐私权,隐私权这个东西大家都这么说,但是具体什么叫隐私权很难说。

    ●第二个问题,就是QQ保镖,QQ保镖和其他杀毒软件的事情,我想大家可能都知道这个事情,在业内也是引起了巨大的反响。QQ保镖和其他杀毒软件有什么区别,大家看一下,我们不用很多技术的细节。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二选一”,法律上有没有问题,这个和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密切相关的。我们国家的反垄断法,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美国的叫《反托拉斯法》,欧盟叫《竞争法》,我们叫反垄断法,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立法的时候有点问题的。

    ●在安全软件市场份额上它是中国第一,腾讯公司都没它大,这两个公司好像达成了默契,在这个问题上彼此都不提,因为都知道,他们在这个方面确实有问题,在重大的知识产权争议当中,往往不是说在于主管机关和法院的问题,而是对于公众的问题。

    ●我一直这样说,我都是这两家公司的用户,我对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任何的恩怨,我还是希望他们两家处理好这样的事情,今后再不要发生,如果说今后发生的话,假设微软公司也像他们的话,你要是不用我微软公司,就把你掐断,我们整个就要天下大乱了,我们的软件用到一半的时候,微软公司说,对不起,我要关闭我的Windows,那还得了吗。[详细]


 
 
嘉宾讨论互动

     嘉宾:方博士的演讲感触很多,现在讲反垄断,大家如何增强自身的防范意识,比如我的电脑里,装QQ,肯定也装MSN,装了360,我的诺顿也被删掉,这样好像我自己没有受影响,我的很多朋友都掉下去了,最后大家都在MSN上玩了,所以3Q大战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在我看来互联网还是比较宽松的,自由竞争的精神还在。

     嘉宾:各位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我也讲一下,其实刚才几位也谈到了政府的监管,包括法律界的认识,我认为相对互联网这么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政府应该走远一些,真的应该走远一些。说实话,我们视频行业真是深受还害,谈3Q大战,首先站在用户的角度上,从专业的行业操作方式来说,360这次公关做得非常不错,从用户的感性认识,360的支持度更高一些,但是理性地分析,这两家都不怎么样。

     嘉宾:我是这样考虑问题的,法律的维权是要有成本的,因为我们这个法律有个哲学上的误区,我们受到的哲学教育,一定要坚持真理,真理是可以实现的,但是有一点,你要实现真理,发现真理,要支付的代价是昂贵的,比如说癌症可以治愈,但是我们光说这句话没有用,要投入多少的人力、物力,几代的科学家去努力,到哪一天才能把治疗癌症的方法发现,就是说你维权,你的权利可以实现,但是你在维权的过程当中要支付大量的成本。

     嘉宾:今天我来的时候,有一个想法,我们来是说我们作为一个个人,我当时也发言,拥护监管,但是我来的时候是想说,我们作为一个个体该怎么做。

     嘉宾:对这个事件有两点看法,第一个,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好事,国人现在被三座大山压着,每天工作就是找食吃,没有多少闲心玩的,但是这个事发生以后,大家突然发现,有一天,我们觉得我们身边藏着一个拿着小刀的强盗,随时可以从身边跳出来,把我的电切断了,水给切断了,甚至把我的电脑给切断了。

     刘春泉:你说的集体维权的事,02年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打过一个官司,小业主维权告开发商,只有20个案子,我要通知小业主,我的客户通知一遍的话,让助手打两个小时的电话,还有遗漏,成本太高了,集体维权的话,成本仍然是不划算的。

     嘉宾:说点其他的,娱乐大众一下,可以说这就是两个巨无霸在争夺领地,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可以说是一个跑马圈地的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看你的马能跑多远,就能圈多少地,你的枪比别人打得远,就能够打到猎物,就处于这样的状态,我觉得对于绝大多数,99.99%的草根大众来讲,没有必要去评价它的好坏,而是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倒不错,总算有一个话题可以议论一下。

     主持人:有一篇文章,我在ITALK网站上引用,我们这边盛大的冯晓强说过一句话我认为蛮好,他认为,你刚刚说的体验也好,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过程,小的时候快乐,年轻的时候谈恋爱,年纪大的时候,还要干吗干吗,你要打太极,这是一个体验过程,这个体验过程很重要的,体验过程有一点非常悲观的一条,就是你要死的,你不能长命百岁。[详细]

 
论坛现场及嘉宾照片

 

 相关新闻链接

 ●上海ITALK论坛就互联网反垄断召开研讨会[阅读全文]

 ●上海ITALK论坛之3Q战后之惑:互联网如何反垄断 [阅读全文]

 
策划:博客中国专题中心
主编信箱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保护 | 客服中心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导航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