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日北京市交通管理相关部门约谈“滴滴专车”平台负责人,指出滴滴快车及滴滴专车中使用私家车从事运输服务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而此前围绕专车引发的各类事件也在全国各地不断发生。互联网专车的生存与发展问题引发了业界的强烈关注和广泛讨论。

 2015年6月3日,交通部召开座谈会,讨论出租车深化改革的意见,其中涉及即将出台的约租车管理办法。有与会者透露,对于“租赁车私家车能否介入专车平台”,将会是“很严厉的管控”,即平台方的约租车车辆需要具备营运资质。

 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互联网专车对降低民众的出行成本、缓解城市交通压力、丰富交通业态等方面都有极大的积极意义。在“互联网+”背景下,针对专车市场,政府如何加强引导、创新监管,以让专车服务正常有序的惠及民众?专车服务企业在法律遵守、运营规范、用户人身安全及权益保障等痛点问题上如何更好求变、改进?

 
  专家观点
     
 

高新民:加强管理促进专车后续发展

汽车资源共享,资源的利用率得到提高。在欧洲他们讲,为什么赞成这个东西,跟自行车一样,只是电动车,有充电桩,这些停车场、充电桩是政府补贴的,就是为了降低他的成本,鼓励发展,目的就是减少私家车,很清楚,减少私家车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城市交通拥堵能够减缓,第二,尾气排放能够减少。经调查,如成功可以达到目的。所以专车这个东西,包括互联网支持的在汽车租赁行业,包括拼车、打车,资源共享提高利用率,绝对有好处。第二个好处,我认为是能够满足打车的需求。[详情]

     
     
 

张国华:如何让市场去探索我们将来城市客运服务创新

互联网+专车的形式,它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到底在哪儿?现在完全靠烧钱。也许你的发展路径是希望有一天把出租车取代了,把我国出租车市场一年几百亿,一千亿的钱拿出来,在互联网企业分享。但这一点恰恰是政府所担心的:这样烧钱,如果不烧了,城市客运市场怎么办?我们出行有大量的数据,其实我们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创造新的应用,创造新的价值。这些价值,这些资源怎么去界定,相应的制度设计也应该引起我们各个方面的重视。[详情]

     
     
 

吕本富:互联网+背景下的共享经济

传统经济环境下的产权清晰制度设计已经不适应新的经济发展趋势;互联网+背景下的经济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新的制度需要适应共享经济的发展;新制度的设计需要顺应生产力的方向,同时积极引导被冲击行业的转型;支持创新,正视问题,制定分类管理办法。[详情]

     
     
 

顾大松:“专车新思路”是“互联网-”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思路,不是“互联网+”。早期打车软件出现以及广泛应用后,实际上交通运输部在两次关键节点上还是运用了“互联网+”的思维来解决问题。交通运输部作了一个表态,肯定了“汽车租赁+代驾司机+网络平台”的创新模式,这是一种在存量资源中做“互联网+”的思维,是既有资源的整合,发挥了效果倍增的作用。对于专车的监管思路,还是有必要回到1月8日交通部对专车创新模式的肯定上来,将”汽车租赁+代驾司机+网络平台”的创新模式做深入做实,推动专车的合作治理。[详情]

     
     
 

杨培芳:互联网+的发展需要新智慧

互联网+专车,正好给了一个打破利益垄断的机会,有符合有独占经济到共享经济的大势。互联网+的发展需要有新的规则和新的智慧,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因为和原来的情况不一样了,不能循规蹈矩。最重要一条,应该从政府的严格管制走向社会协同治理。里夫金的《零边际成本社会》这本书中他提出整个市场资本主义制度的衰落,人类正在由独占、垄断的资本社会走向全新的协同共享经济的社会,指出在市场和政府之外,将出现一大片需要公共治理的空间。[详情]

     
     
 

朱巍:专车的问题与机会

现行法律对专车的所谓“禁止”或许可,并不是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更不能成为阻碍互联网+发展的主要依据。毕竟,我国行政许可法也反复说明,设立行政许可是应该符合社会发展和公共利益标准的。像专车这种情况,符合公共出行便利条件,符合公共利益和发展趋势,以前的出租车许可制度,应该去适应专车发展,如果不适应,就应该修法。互联网+不是把政府剔出去,而是要求政府不要乱作为,不要扼杀新的事物,但应对事物发展过程做好监管,如何有效监管就是政府做的事情。[详情]

     
     
 

傅蔚冈:专车司机认证及明确平台责任是改变现状的关键

对于专车平台这种新的产业形态,该怎么对它进行监管?对于一个行业监管,无非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利益,什么是乘客的利益?在交通运输行业来说,最核心的是安全。而数据表明最容易出现交通事故的是出租车,因其长时间的驾驶汽车,驾驶的里程也是最多的,所以通过出租车司机考核的人并不一定代表安全。[详情]

     
     
 

王军:专车事件的处理结果是左右互联网+能否继续的关键

很多人都认为只要私人从事营业性的活动,都要经过政府批准,要有营业执照,否则都是无照经营或者非法营运。实际上这个看法是不对的。从法律上来讲,私家车主对他的车是有所有权的,这个所有权包括使用、收益的权利。此处所谓“收益”权,除了指所有权人或用益物权人直接享用财产的使用价值以外,还包括运用财产获得生产收益、投资收益或者经营收益等。当然,所有权人或者用益物权人应当“依法”或者合法地使用财产获取收益。[详情]

     
     
 

何霞:用第四代监管思路治理“互联网+”下的专车市场

专车治理要遵循新的监管思路,坚持协作磋商、平衡和创新的原则。监管要坚持既保障消费者的基本利益,也促进产业做大做强的思路。坚持联合磋商的监管态度,倡导扁平化的抓大治理方式。强调分类对待,尊崇国家战略思想和简政放权的精神。我们现在整个国家也是在强调新能源汽车,所以认为我们在网络的预租车当中是不是可以考虑多采用一些新能源汽车,保护我们的环境,这是一个国家的战略,同时也是国家战略的一种响应。[详情]

     
     
 

谢永江:出租车管理模式失败,专车改革要坚持法治底线

通过数量控制实行价格管制的资质式出租车管理模式是一种失败。专车管理应遵循法治化原则,建立明确各方利益和责任的平台化管理式模。管理改革需要兼顾维持社会稳定和帮助传统公司转型的痛点。因为利益层次在公司,公司是很大的利益层,又跟不上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他的利益受到很严重的损害,这是他的痛点。[详情]

     
  现场图片
   
         
   
         
   
         
 
 
嘉宾介绍
     
 
 
 
高新民
 
 
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
 
 
 
 
 
 
张国华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研究院院长
 
 
 
 
 
 
杨培芳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原理事长
 
 
 
 
 
 
吕本富
 
 
国家创新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顾大松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
 
 
 
 
 
 
傅蔚冈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王俊秀
 
 
互联网实验室联合创始人
 
 
 
 
 
 
胡 钢
 
 
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学术专家、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
 
 
 
 
 
 
王 军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朱 巍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副教授
 
 
 
 
 
 
何 霞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研究员
 
 
 
 
 
 
万学忠
 
 
《法制日报》专题部主任
 
 
 
 
 
 
殷 浩
 
 
网络知名的哥、南京十佳驾驶员、大地红人力资源公司创始人
 
 
 
 
 
 
谢永江
 
 
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
 
 
 
 
 
联系我们
主编邮箱:editor@blogchina.com
版权声明:博客中国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设计制作:杨霞
本期编辑:康影
制作时间:2015-6-16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