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不要美化王欣和快播,也不要妖魔化。王欣不是罪大恶极,也不是无辜英雄。案件能够得 到合理的依法判决,才是根本。可以说,王欣是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唯利是图的风气和整个社会以金钱衡量成败的价值观的牺牲品。快播案,警示业界每一个人,包括今天的大佬们,要有互联网精神,至少要有对法律的敬畏感。
   不要美化王欣和快播,也不要妖魔化。王欣不是罪大恶极,也不是无辜英雄。案件能够得到合理的依法判决,才是根本。可以说,王欣是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唯利是图的风气和整个社会以金钱衡量成败的价值观的牺牲品。     
   “快播要帮中小站长解决的难题是,如何最大限度降低服务器和带宽成本,并能让登录电影站的用户方便、流畅地观看那些以链接或种子形式存在的影视内容。快播推出了使用并不高深的P2P技术开发的QVOD流媒体点播系统,它由快播服务器软件和快播网页播放器组成。”而快播成长的杀手锏就是将快播在线播放器和建站系统相互绑定。   

专栏作家点评:快播案的有罪与无罪

郑和朋:快播涉黄案“光棍”们如何看?
 1月8日,备受人们关注的“快播涉黄案”在继续审理,在这场审理中,辩护律师的一番辩护词引了众人的关注,原因在辩护词很多互联网巨头都纷纷中枪了.
墨黑纸白:快播必死,无论昨晚你是不是快播人
 在打黄扫非这个大是大非上,快播已经触犯了“郑 智”,而在中国人对外固有的房事贞操道德私下感的层面来说,快播又触犯了“道统”。那么仅仅从这两个意义来说,快播走向死亡是必然的,怎么死已经不重要了。
沈彻:相关部门应该赔给快播多少损失?
 当王欣无罪,从他被抓捕的那一天起,他就相当于受到了非法待遇。这种非法待遇所造成的当事人精神损失以及公司运营本来应当出现的盈利损失。是不是应当由“相关部门”赔付?
刘雪松:快播案,谁都别找错了自信
  在中国的法治框架下,快播这个在用户中早就心神领会的载体,有原罪,是必然的。快播要想在法庭上把“无罪辩护”的故事讲圆,并且讲出不被法办的结果来,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蚂蚁虫:快播案的冷思考:乐视的举报权、互联网原罪和司法进步
 套用国共内战片中常用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不是王欣们太出色,而是检方太无能。正是他们渣一般的表现,如绿叶烘托红花般地反衬了王欣们的出色。
刘兴亮:快播案:色情、技术与掌声
  作为开年第一案,快播庭审必须用非常精彩来形容。精彩的程度,体现在成千上万朋友圈的转发,体现在一个又一个的微博段子里。这就好比置身于一个相声剧场里,周围笑声不断,谁还能无动于衷呢?

看央媒如何评论

  人民日报: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
正如王欣所说,做技术不可耻,但技术背后的人应该有是非,分对错。我们都应该尊重快播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不过有句话也应该明白:违法不违法,不看谁更伶牙俐齿,快播的辩护不配赢得掌声。
  新华社:要对快播案“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
作为法治的“重要气质”,庭审辩论为我们展示了什么叫法治的程序价值。法治的精神告诉我们,正方和反方同样值得尊重。正是因为存在“黑色是白色”的反驳,证明黑色是黑色才更有意义。
  环球网:法治应该成为大赢家
真正会让民众受益的是“今日”快播案庭审所带来的法治透明和网络监管的进一步完善,法律需要在舆论中融合最大公约数的民意,并用这种民意指导滞后的法律法规的调整和对新技术革命的法律底线设置。那个时候的掌声无需多辩,公道自在人心。
  国家网信办:坚决支持对“快播”涉黄案进行依法查处
姜军表示,网络淫秽色情污染社会环境,败坏社会风气,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社会各界对此深恶痛绝,人民群众要求严厉整治的呼声十分强烈。网上的淫秽色情已经成为社会毒瘤,要坚决整治。

对央媒观点的评说

  李晨辉:《人民日报》这话说得是不是有一点早?
不用说传播淫秽视频和那王欣王CEO没多大关系,就算真有多大关系,其实也是可大可小。看是不是真的有人想定他的罪。因为真要想定罪的话,类似的将来又受迁连的恐怕太多。
  杨旸说事:对新华社关于快播案评论的评论
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在快播案庭审上,能够各抒己见,并发出了截然不同的声音,实在是难能可贵,体现了思想的多元性,体现了媒体的责任,仅仅基于此,谁比谁的观点更正确,就不再是重要的事了。
  南京龙 :中央媒体对快播案相反的评论说明了啥?
你可以说,这是两家顶尖级媒体在掐架,也可以说这是舆论一律局面正发生悄然变化。实属罕见,1月9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在对同一件事——快播涉黄案的评论,观点截然相反。一个抹黑“掌声”,一个点赞“掌声”。
  李悔之:新华网PK人民日报,你支持谁?
新华网的态度,才是媒体应有的态度——如此态度、立场的媒体,才是名符其实的媒体。为公权力扮演传声筒、灭火队员的,不叫媒体,应当叫什么?

律师解读

  金宏伟律师:快播案是最好的企业刑事风险警示课
正是因为存在“有中国特色的排除合理怀疑”,所以,我 才说快播的律师其实辩护的不是很成功。“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关键是“是否故意,是否传播,是否牟利”。可惜的是,快播律师在论证这三个关键点时表现的并不出色,几乎没有对“传播”和“故意”的定义作出充分辩论。
  康振宇律师:快播案,舆论能干扰司法吗
在快播案后,面对舆论,人民日报说,“辩护不配赢得掌声”,新华社说,“狡辩”的权力,这不都是清清楚楚的定了调子吗?为什么要出来发声呢,因为官媒是官方的喉舌。法庭上公诉人表现不佳,眼见“自己人”吃亏,当然要出来声援啦。
  李晓梅法官:识破快播案的“神逻辑”
被告人辩护人伶牙俐齿,辩护词洋洋洒洒,令人眼花缭乱,如坠云雾。笔者细观庭审笔录,却为直播庭审叫好,盖因此案将诸多案件庭审中的种种诡辩神技一网打尽,实为不可多得之样本!
  韩友谊 :“快播”案的刑法学分析
快播公司由于自己服务器提供缓存的先在行为而产生了管理自己服务器内淫秽视频的法律义务。在逻辑上,它可以选择不提供缓存,但在事实上这几乎不可能,实际上能够打开淫秽图片的所有网络软件服务上都会存在缓存问题。
  谢伟锋:快播案为互联网法治补上一课
1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就“快播”案发表谈话称,坚决支持对“快播”涉黄案进行依法查处。他指出,所有利用网络技术开展服务的网站,都应对其传播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

快播受审,哪些网站背锅

  航亿苇:“快播案”让百度、腾讯、阿里都送上被吿席
虽然快播自身建有搜索功能,但更多的搜索与链接却来自百度、QQ、微信。如果说快播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那么,陌陌上的约炮,阿里中的假货,那他们的责任有怎么界定?
  徐涵匡:快播受审内幕:3Q掐架,快播躺枪,乐视背锅
腾讯向深圳公安局举报了跟它同城的快播,因为周鸿祎投资过快播。其实把快播扯进来真的很牵强,腾讯属于隔山打牛,明知道没什么用,也要打一下。而这一拳下去,360没事,快播挂了。
  快播辩护人称遭乐视举报 乐视和乐事的微博都沦陷了...
乐视是因为版权问题举报快播,版权局扣了快播的服务器,结果发现里面有淫秽视频,正赶上扫黄打非净网行动,然后就悲剧了。所以并不是乐视举报的快播涉黄。
  贾跃亭:乐视关于媒体针对快播涉黄案件询问的声明
全球换标会刚结束,世界就沦陷了,真尼玛想念窦娥,心疼薯片。呵呵,涉黄案,系因乐视向国家版权局投诉盗版侵权,智商新高度。乐迷们,咱能背这口大锅吗?

快播CEO庭审现场

快播案王欣辩护人的精彩辩词

  王欣快播案庭审,彪悍的辩护人到底是谁?
 
辩词
1、辩护人:快播公司一直配合警方打击淫秽视频,屏蔽的4000多个不良网站,相当于国家有关部门70多个月的工作量。
2、辩护人:关于法律依据,公诉方引用的是“主动传播”,什么是主动传播,如果快播把不良视频放在自己空间,告诉网友,我这有毛片,来我这看!这叫主动传播,可快播明显不是主动传播,既然不是主动传播,为什么适用刚才的司法解释?
3、辩护人:公诉人刚才说做不到为什么不转型?手机天天短信诈骗,咋不要求中国移动转型啊?
4、辩护人:公诉人现在拿不出快播公司需要对视频内容进行判断防范的法定义务,法律都没规定啊,不能强家人所难啊!
5、王欣辩护人:公诉人啊,您要是对技术问题不明白您可以请教个技术人士问问。
6、辩护人:本案的证据取得单位是不是和快播公司有利害关系,如果说取证单位的客户和快播公司有竞争关系,那么只能说四个字:动机不纯!全国这么多服务器,为什么奔着这四台服务器来着?
7、辩护人(王欣的律师):做了这么多年律师,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想给被告人喊个冤~
8、辩护人:快播曾经受到行政处罚,百度、qq、微信等等也都受到行政处罚,这些公司、这些工具现在有变化吗?没有!辩护人不是说拉谁下水,我想说的是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一些不良后果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这个不良后果就一定需要刑事手段处理吗?作为工具的开发者是不承担责任的。
9、辩护人: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了,就说菜刀公司有罪。不能因为说有人用电脑犯罪,那就说电脑公司犯罪,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社会必定大乱!
10、辩护人:微信工具从开发到现在,是有多少刑事案件是通过微信传播淫秽视频的,还有百度云,网易云,这个云那个云的,QQ最严重。为什么不去关停腾讯公司,百度公司。公诉人说为什么快播不改进业务,那为什么QQ和百度不去更改业务?不去终止微信业务,不去终止qq业务?因为技术是没有标签的!
11、辩护人:播放器是什么,暴风影音是播报器,刚才鉴定人用的完美解码也是播放器。播放器针对某类或者某几类的视频格式,不能因为快播只对要求某种格式播放,就说明快播放任淫秽视频传播,这是不合理的
12、辩护人:快播播放器不是信息服务,只是一种播放工具,不存在服务内容,也没有网络存储空间。缓存服务器是什么?这里面的内容是不可见的,连快播播放器也放不出来,这样的情况下,快播公司怎么知道哪条是淫秽视频?更关键的是,快播公司也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13、辩护人:淫秽视频的来源和快播公司无关。淫秽视频存在哪里?存在各个站长的服务器,不在快播网站。
14、辩护人:公诉人说快播拦截黄色视频网站4000个,这个数量少,我想知道公诉人知不知道黄色网站一共有多少个?那么我认为一共5000个,那么快播公司做的已经很好!
15、公诉人:通过搜索快播+淫秽关键词比通过搜索百度+淫秽关键词的结果要多,这个结果也比搜索暴风影音+淫秽关键词的结果要多,王欣随后回应:毫无意义,你也可以通过搜索QQ+淫秽关键词,看看有多少结果。
16、辩护人:不能因为ip地址一样,就说明鉴定的服务器就是查封的服务器。
17、辩护人:你这个证据不能证明服务器没有被动过手脚。下面我要出示一下我们辩方的证据,公诉人提供的硬盘数据和我们这份证据的硬盘数据是不相符的,我现在怀疑鉴定的服务器是查封的服务器吗?
18、公诉人目前出示了第五份证据,证明服务器含有淫秽视频,王欣随后辩答:这个其实没有意义,好比左手鉴定右手。
19、王欣:我谈自己的想法,公诉人列举了这么多证据,在我看来存在很多逻辑错误,互联网常识错误,以及偏见。公诉人通过搜索关键字说明快播和色情网站有关系,这是不合理的。色情网站不是互联网的主流,不信你找两个色情网站给我看看。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
20、辩护人:什么叫补充鉴定?什么是重新鉴定?你这明显是推翻之前的鉴定,是重新鉴定嘛,而且你自己也承认了啊,既然是重新鉴定,你已经违法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既然是重新鉴定,为什么还是之前的鉴定人啊?这显然不合法啦!
21、辩护人:我现在想知道,这个投诉方是谁?是谁举报的?乐视曾经起诉快播,这个文创动力又是乐视的客户,你说里面有没有利益关系?如果这种怀疑都不存在合理性的话,那么我不知道如何辩护了。
22、公诉人:被告人曾经说快播技术不是多么高级的。王欣回应:我说的是技术的模型,好比黑白电视机和彩色电视机,技术完全不同的。
23、辩护人:每次鉴定结果的视频数量和淫秽视频数量都不统一,说明参与鉴定的人不具有鉴定的能力,说不好鉴定人已经污染了服务器的相关数据。
24、辩护人:重要证据的扣押、提取、保管和开启是发生在行政机关的监管下,而不是在公安机关的监管下进行。如果没转码,谁能发现淫秽视频?也只有发现淫秽视频才会移交公安,那么说明在公安机关的介入前,视频已经被转码!
25、辩护人:公诉方的证据不能证明快播公司主动进行传播淫秽视频,因为快播公司也不可能主动传播,不具备发布、上传和搜索功能。视频搜索是通过搜索引擎进行的,绝大部分是百度,这是客观事实。
26、辩护人:公诉人公布的快播各项收入的数据,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和指控的事实完全没有关联。付给快播公司钱的,没有一家是黄色网站。
27、张克东:在2013年年底,文件由整体存储变为碎片化存储。比如我买了把菜刀,举着在大街上走容易引起误会,所以要装在袋子里。碎片化存储是一个道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碎片化的存储方式我记不得是谁决定的。
28、辩护人:不能因为快播公司能播放淫秽视频,就说快播公司传播淫秽视频。
29、辩护人:快播根本不是互联网信息提供者,他就是干技术的。公诉方没权利扩大司法解释。
30、辩护人:什么叫明知?明知是确切知道这视频到底在哪,公诉人不能随意扩大司法解释。
31、辩护人:言辞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唯一依据,我也不说了~我现在说事实,快播公司到底有没有传播行为?公诉人也说了:“明知道他人如何如何...快播公司却放任。。。。”,但这正说明被告人不具有主观传播。
32、辩护人:快播公司是否够构成包容犯罪?当然也不是,形成共犯的前提,必须是有共同犯罪的联络,互联网有千千万的站长,快播公司没有和他们有联系。反而快播有110平台,恰好说明快播是反对和拦截淫秽视频的。
33、辩护人:吴铭仅仅是快播公司的普通员工,不存在放任淫秽传播,没有证据证明吴铭传播淫秽视频,也没有从中获益,如果说拿工资就是受益,那么公司全部员工都受益了....
34、辩护人:与其说是快播放任,不如说是整个互联网的无奈。我们不能在互联网时代放慢脚步。快播公司目前的状态是技术造成的,不是自己主观造成的。快播解决不了,别的互联网公司也解决不了!
35、辩护人:牛文举全面的履行自己的责任,不能否认他的工作成绩。他屏蔽的色情网站数量4000多家了,超过了国家政府机关在相当长时间内屏蔽网站的10倍,这种成绩不能说抹杀就抹杀。
36、辩护人:快播和网联光通合作的服务器,为什么出了事只追究快播?合理性在哪?
37、辩护人:快播是互联网信息提供者。1、快播并没有没有明知是淫秽网站而提供服务。快播拥有110系统,会屏蔽这些网站。2、牟利的构成条件是收取服务费,本案中的快播服务是免费的。不符合牟利条件。
38、辩护人:公诉人告诉我这个案件是谁举报的。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
39、王欣:色情网站不是互联网的主流,不信你找两个色情网站给我看看。
40、辩护人:淫秽视频的总时长有多少?里面有没有重复的?这些视频写入服务器的时间您清楚吗?鉴定人:我不清楚。
41、辩护人:如果前边是正常视频,夹杂着淫秽视频,怎么办?鉴定人:在快播这里面,没有发现,凭经验这里面没有淫秽视频。
42、辩护人:一打开就是淫秽画面吗?鉴定人:也不是,拿鼠标一拖就看出来了。
43、辩护人:这种鉴定结论不符合程序。以这种临时性鉴定文件把快播的几十名员工拘禁,是不是本身就是不合法的?
44、辩护人:重要证据的扣押、提取、转换等是发生在行政诉讼阶段。现在是刑事诉讼阶段,那我要求公诉人将发现查处扣押、淫秽视频、移交线索给公安机关等所有手续全部严丝合缝的展示出来,我才相信之前的行政阶段取证是可信的。
45、辩护人:建议审判长参考腾讯和360的庭审大战,那个判决书上说了,鼓励在免费平台开展盈利模式。如果说公司正常谋取利益就说非法谋利,这不科学的。
46、王欣:这样的搜索是毫无意义的的,建议试试以“淫秽关键字+QQ”进行搜索,看看有多少结果。辩护人:建议公诉人试试。
47、辩护人: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在公诉人那边,他们是犯罪嫌疑人,在牌子(获奖匾额)面前,他们是榜样,必须慎重!不然会有不良后果。不良后果就是国家执法部门执法权威的丧失。
48、辩护人:本案当中,存储的数据是不是真实的?经得起推敲吗?关于百分之七十的数据,王欣回应说,“很奇怪”、“不合逻辑”...审判长:请直接点....
49、辩护人:本案的证据千疮百孔。我们都说以事实为依据,事实不清,谈不上法律适用!
50、辩护人:快播公司用技术措施来屏蔽不良网站,这没有什么值得苛责的。公诉人总是说信息组没人了,这有什么关系呢。
51、辩护人:快播案子已经发生两年了,但是快播播放器还是超过了现行很多播放器的标准。(这个广告给满分)
52、辩护人(此辩护人面前没桌子):今天很多同事说我是来打酱油的,因为法院没有给我安排桌子,但我不能因为说法院没给我安排桌子就说法院不好。就好比,不能因为快播没有拦截淫秽视频,就说快播有罪!
53、辩护人:公诉人在技术方面一点也不专业,但还是一直在技术问题上纠结。
54、辩护人:指控应该依据客观事实,证据的基础上指控犯罪,以社会现象、主观臆断做论据是非常不严肃的。
55、辩护人:公诉机关没有明确,快播哪一毛钱是依靠淫秽视频获得的。因此建议按照“无罪推定”原则,判决快播公司及被告人无罪。

快播案研讨会

案件背景


    • 2013年11月18日,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从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北京网联光通技术有限公司查获快播公司托管的服务器四台。后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四台服务器中提取了25175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2014年4月,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及相关部门移交的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犯罪线索后,公安部高度重视,实行挂牌督办。在前期深入侦查的基础上,公安部部署北京、广东等地公安机关统一行动,依法查扣了一批服务器、电脑等涉案工具,先后抓获10余名涉案人员。

案件经过

    • 案发后,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欣潜逃至境外。为尽快将其缉捕归案,公安部协调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报。
      2014年8月8日,潜逃境外110天的王欣在韩国被抓获并被押解回国;
      2015年2月6日,海淀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对快播公司及王欣等人提起公诉。。
      2016年1月8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继续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百度、QQ、陌陌、淘宝、中国移动诸多公司被辩护律师用来反驳公诉人。

人物背景

    • 1999年底, 王欣来到深圳。因其在学校期间就显露出来的技术天赋,王欣被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相中,任职副总经理,负责技术方面的研发。
      2002年,因不喜欢国企的工作氛围,王欣开始了其第一次创业,成立了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主要做音乐交换软件。由于缺乏管理和市场经验,公司做了3年就终止了。在此期间,王欣已经和盛大陈天桥认识,其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的欣赏。
      2005年,王欣结束了点石公司后,进入盛大,任职SDO部门 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因种种原因,王欣在盛大一年就离开上海又回到了深圳。在深圳一个农民村的民房里,王欣开始了他对快播的研发。
      2007年12月正式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快播科技在成立之初,只有不到5个人的创业团队。
      2011年后快播成为了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2014年4月,北京公安部门对快播公司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但王欣一直外逃。2014年8月8日,深圳快播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快播公司法人兼总经理王欣,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经国际司法合作渠道由相关国家移交中国警方。

更多精彩文章

评论区

出品: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电话:010-88518116 主编邮箱:editor@blogchina.com 制作:郭晋新 2016年0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