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5月31日,延安市城管监察支队凤凰大队稽查一中队在对市区旅游景点周边流动商贩进行检查时,与位于杨家岭附近的自行车行老板及车友发生冲突,其中一名执法人员跳脚踩头,致使店老板刘国峰受伤住院。事后,延安城管表示翻案人员为临时工。城管、暴力执法、临时工等关键词的组合再一起挑起了民众敏感的神经,随后又爆出的延安城管大厦、城管局长豪华座驾、当事城管背景等问题,也又一次引发了民众对城管存废和临时工的讨论。

        延安市城管局局长张建超说,城管局正式向受害者刘国峰提出道歉,城管局将承担全部医药费,并安排专门人员在医院协同家属照顾。如果需要在外地医院进行检查,也将支付全部医药费。
        受害者刘国峰说,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最希望在两天内能够给他处理结果,事情了结地越快越好。同时,除了医药费,车友被扣的自行车尽快归还,如有损坏应按照原价赔偿。
        从“暴跳踩商户头”开始,一块块的泥就在逐渐呈现出来,比如“暴踩”的当事城管的家庭背景,比如“面积稍超标”的张扬的城管大厦,比如城管局长“借用”来的丰田霸道车。现在,恐怕还要加上借车背后蹊跷的奖金。

小调查

您认为临时工泛滥的根源是

您认为大厦豪车是否存在以权谋私?

您认为城管制度是否应该废除?

延安城管打人:萝卜带出多少泥

打人者“雌雄双煞”原为夫妻,男方被爆受贿女方为城管大队书记亲侄女

        延安城管暴力执法打人踩头视频曝光后引关注。据网友爆料,双脚跳踩商户头部的城管叫史瑞,一旁抓人打人的女城管叫郑媛媛。据称史瑞郑媛媛在当地是出了名的狠毒城管夫妇,家住延安市新名村法院山。2009年3月,就有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要告史瑞收贿。郑媛媛是城管大队书记郑世国的亲侄女,2008年就买了现代越野车。

延安城管拥霸气“城管大厦”,高达30层办公居住两用

        网友发现,延安竟然有一座名为"城管大厦”的30层高楼,位于延河北岸,与宝塔山隔河相望。据悉,延安城管大厦是延安市城管局下属的几个单位集资建成,属于办公和住宅一体,大部分属于住宅区,12层以下为延安市城管局的办公用房。延安市城管局党委书记侯世怀称,延安市城管局办公楼在全延安,“豪华程度”只属于中等,只是办公环境稍微好一些,办公面积稍有超标。被曝光后,大楼顶部的“城管大厦”字样已被拆除。

延安城管局长豪华公务用车严重超标,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有延安市民反映称,延安市城管局长张建朝豪华座驾严重超标,配车超过部级领导配车。记者调查证实,张建朝的座驾是一辆丰田丰田霸道VX型越野车,车牌号码为“陕JAO111”,经专业人士辨认网友爆料的车辆照片,这辆公车最低配报价也要40多万元。而根据国家规定标准:部长级干部配备价格45万元以内的轿车,一般公务用车配备价格25万元以内的轿车。陕西省规定,市、县、乡党政机关购置公务用车应选用价格18万元以内的国产轿车。官方回应成丰田车是长庆油田公司“奖励”给城管局下属公司,后又赠送给城管局使用的。

哪有危机哪有我:揭秘最“神奇”职业——临时工

如同“有关部门”一样,我们这个国家的临时工处处存在,且潜伏于各个部门。并非所有的临时工都是弱势的,但在出事后,他们冷暖自知般的身份才被拎出来,大白于天下。

临时工究竟是什么工?

临时工,亦称“抄更”,一般是指企事业单位临时聘用的短期工人,也包含垄断行业里的非在编人员。“临时聘用”可谓中国特色。临时聘用人员比起正式聘用人员,往往是同工不同酬,甚至连一些社会福利保障权利也享受不到。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后,法律意义上已无临时工、正式工之区分。现在所谓的临时工,可以说是“法外之人”。

 

货真价实的临时工:央视大火案中的“押运员”彭堂忠

他“押运”的烟花烧了央视“大裤衩”辅楼

家住湖南浏阳的乡下人彭堂忠在他短短26岁的人生中,有一些第一次却是他不愿意回忆的:他第一次乘坐飞机是2009年5月底,目的地是北京的看守所;他第一次当“押运员”是送烟花,那车烟花却烧掉了“大裤衩”(央视新址)。听说元宵那场大火时,彭堂忠只淡淡地说了四个字:“关我屁——事。”但他还是被抓了,并被关了近九个月。[详情]

彭堂忠

2013年临时工“肇事”不完全记录

拦游客收费照相强收10元,东湖梅园回应称是临时工

四川宜宾城管无故打女市民 官方通报为临时工

网友发帖曝光道路问题被网监删帖 公安称系临时工

开车打架致死案车主是纪委“临时工”

辽宁贫困县书记回应坐豪车:司机是“临时工”

红会向陕西退休干部捐万辆劣质自行车 相关负责人为“临时工”

临时工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顶替相关责任,弃车保帅

相关部门处理热点、焦点事件风险较大,需要“临时工”冲锋陷阵。而一旦出现偏差、发生问题,自有“临时工”顶缸。“临时工”相比“正式工”更好处理,包括予以辞退。“

 

有利于编织和结牢关系网

如果对聘用人员稍作了解,就会发现这些人员多与该部门或关联部门的头头脑脑或实权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朋关系,构筑了一道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可保广开财源,“钱途”亨通

无论是财大气粗还是经费不足的执法部门,均可以执法为名让临时工进行乱收费、乱罚款来充实单位“小金库”,供领导者自由支配。

城管相对其他部门何尝不是临时工

城管制度从何而来,究竟管了哪些事,执法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城管执法总和暴力联系在一起。

城管自述:我们只是体制临时工

      一线执法困难重重

        我在一线,也遇到过几次动手或差点动手的情况。

        当时是一个乱贴广告的摊主,带着手下一帮人喊打喊杀。我们又是夜班,只有3个人。所以我们报了警,请示领导后先撤了。第二天,我们再去是一队人,造势压阵,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详情]

 

      城管的困境究竟在哪

        城管困境的根源,在于现阶段的城乡差距、贫富差距、东西部差距、就业压力这几大矛盾,还有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行政处罚赋予执法者的权力太有限。

        举个很普遍的例子。对占道的大排档,他们违反了多部法律,产生油烟违反环保法、材料来源不明违反食品安全法、占用道路违反道路交通法、无证经营违反工商管理法规、噪音违反治安处罚法,但现在不是各家都去处罚,而是城管综合执法,这就叫“一事不两罚”。[详情]

 

      城管打人事件为何无法避免

        城管和小贩的矛盾根源,在于个人私利和公众法益的冲突。执法如果要严格,势必损害当事人的私利。城管认为“这是非法的,我是执法的”,小贩认为摆摊“天经地义”,双方认识的偏差更会加剧冲突。

        怎样才能避免这种当场冲突?我觉得根本上需要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就像香港一样。执法者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当事人不配合的,交给法院去强制执行,或者其他有足够强制力的执法部门。[详情]

 

      城管自身和媒体都要为负面形象负责

        城管的负面形象,也是在偿还中国法制建设进程的历史欠账。在有城管以前,是工商人员追着小贩满街跑。城管成立初期,法制很落后,确实普遍有粗暴执法、罚款创收的情况,但那个时候,又何止城管如此呢?

        媒体对城管的误解,多数也是历史原因形成的,主要是城管自身的问题造成的。但现在,我觉得媒体的问题也不少。城管,是媒体监督政府、批评政府的一个突破口、一个靶子。用一些媒体的话说,城管是“新闻富矿”。因为政府存在的问题,在城管身上都能挖得到,风险也较低。[详情]

城管十问:从哪来?我是谁?怎么办?到哪去?

第一问:“城管”的前世今生 城市管理制度从何而来?

第二问:地位缺失 苦于编制 城管困惑“我是谁”?

第三问:如何远离执法暴力?

第四问:如何看待城管执法中的“暴力抗法”?

第五问:小贩“生存”与城管“面子”,一对解不开的死结?

第六问:中国城管是否被传媒妖魔化?

第七问:综合执法之惑 城管究竟能管什么?

第八问:国外"城管"什么样?

第九问:各地城管创新,能否破解城市管理难题?

第十问:中国城管走向何方?

盘点近年城管小贩冲突

1.陕西小贩怒掀执法车

2011年7月12日,蒲城的城管工作人员在巡逻途中与当地一名摊贩发生冲突,导致一辆车管执法车被掀翻。此事经网友爆料后,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日前,两名城管执法人员已被停职检查。

2.武汉一城管遭摊贩围殴 被当街扒裤

2011年7月16日, 从一组疑为现场网友所拍的照片可见,一名身穿制服的男子仰面躺在大街上,四肢摊开,赤裸着两条大腿,其长裤疑被人扒掉后,又揉成一团扔在其身体上。

3.深圳女摊贩咬伤城管员下身

2011年4月9日下午,在南头古城东门口,综合执法队员遭遇一个女摊贩暴力抗法,两执法人员受伤,其中一名录像的协管员下体被严重咬伤。

4.深圳西瓜小贩与城管冲突拳击执法车

2011年5月21日下午,以卖水果为生的李勇平遭遇了罗湖区笋岗街道执法队清理乱摆卖的专项检查。在执法过程中,双方发生冲突,盛怒的李勇用拳头将挡风玻璃打碎。

5.江苏小贩捅死城管一审被判死缓

2010年8月30日凌晨5时许,小贩侯钦志占道摆摊卖水果时,城管队员刘某将其电子秤暂扣。侯钦志拔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威胁刘某要求还秤,刘某见状上前抓住侯钦志双手欲将其制服。相持中侯钦志将刘某当场刺死。

6.沈阳小贩夏俊峰扎死城管

2009年5月16日,夏峻峰与妻子摆摊时被沈阳市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后夏俊峰随同执法人员到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沈河分局滨河勤务室接受处罚。检方指控,在接受处罚期间,夏俊峰因故与申凯等人发生争执,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先后猛刺申凯、张旭东、张伟数刀,致申凯、张旭东死亡,张伟重伤。

7.小贩崔英杰杀死城管

2006年8月11日下午,李志强和同事在中关村科贸电子商城北侧路边执法时,依法扣押了在那里违法卖烤肠的崔英杰的三轮车。当执法人员将崔英杰的三轮车抬上执法车,崔英杰手持小刀将刀刺入李志强的颈部,崔英杰随后逃走。

专栏作家热议“城管飞踹”

  延安30层城管大厦与超1/4的临时工!
从这三个细节出发,我们不得不追问延安城管三个问题:第一,城管本身队伍就相当庞大,为什么要聘请那么多的临时工?拿什么资金来供养?如此庞大的队伍,需要多少庞大的资金,他们的资金从何而来?难道全部是财政供养的,肯定不是,那当然就是从粗暴执法威望中一一攫取出来的。[详情]
碧翰烽
  城管之恶源于制度之恶
近年来,由于媒体的报道和网友的努力,城管几乎已经成为恶势力和黑社会的代名词,可谓臭名昭著,其斑斑劣迹也被记录在网。然而,城管作为一个政府部门,一个行政执法机构,其背后无疑闪烁着公权力的幽灵。简言之,城管之恶,源于制度之恶,即公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恶果,是社会公器被利益集团所窃取的直接表现。[详情]
胡赛萌
  延安城管事件折射的国家权力异化
延安城管暴力执法事件折射了什么社会学信息呢?它折射了中国社会政治生态的极端不正常,而中国社会政治生态的极端不正常的实质,又是国家权力的严重异化,这种异化,已经不能用腐败、刁横、糜烂等字眼来形容,5年前我所谓的“国家意志神经末梢的病变”实在是太温柔、太客气了。[详情]
陈行之
  临时工是“挡箭牌”抑或“替罪羊”?
“临时工”没身份没地位,没有与所从事工作相对应的待遇,却还总是被当作推脱责任的“挡箭牌”或“替罪羊”。这种现象不仅与社会的公平正义相违背,背后还可能藏着惊人的渎职和腐败。有关部门不仅应该对每一起“临时工”事件进行彻查问责,还要花大力气健全劳动用工制度,在现实层面真正做到同工同酬早日实现每个公民都平等享有劳动权。[详情]
蔡慎坤

更多精彩评论

维扬卧龙:恶人先告状!延安市城管支队委屈回应

维扬卧龙:延安城管牛逼,男踩人头女装死讹人

湖畔小子:延安城管直跺人头的追魂一脚,绝了!

痴山:又闹剧了,延安踩踏商户城管还是临时工

犀风:唱红歌的延安城管了不得!

吴若愚:延安城管的残暴堪比遵义恶狗

田成:延安城管拆牌子,“马后炮”的悲哀

花玉喜:延安城管局长豪华公车原来是“借用”?

湖畔小子:延安城管局长的“屁股”受重伤了!

屏山石:八一八城管的那些街谈巷议

刘雪松:别让临时工睡坏了摇篮

意如飘风:延安城管证明西柏坡之后进京赶考不及格

碧翰烽:延安城管局长借用豪车竟是为了“常走山路”?

最坏的好人:“圣地”延安被“临时工”亵渎?

延安城管双脚跳起狠踩商户脑袋,南都有话说

圣贤之源:延安城管土匪暴行,“临时工”之过何以服众?

湖畔小子:谁给了城管临时工脚跺商户人头的狗胆?

痴山:骗总理升省长VS30层城管大厦

立仁:从表哥到车哥的“连带逻辑”

柳喜诚:这是什么作为?

李海年:又一桩坏事,是“临时工”干的!?

宋祥平:城管施暴引发连锁反应 权力制约方能治匪性

毛牧青:谁也别说谁匪气,大家都够戾气

纸上建筑:莫把延安作“临安”

维扬卧龙:濉溪县城管暴打拍摄学生后的巧合令人发指!

帝国良民:城管跳踩小贩头与女警误当娼妓被殴底气何来

likechina:施暴者,你们为什么不忏悔?

郑和朋:踩人头城管的领导问责了吗?

掀髯一笑:“动口不动手”应成为城管行动底线

老徐时评:满城尽是“临时工”

墨黑纸白1:谁在将非法临时工合法化?

王培尧:糟践“临时工”等于抹黑政府自己!

刘雪松:“有的事没人干,有的人没事干”

沮水布衣:临时工!当今中国的一个传奇

 

专题策划:博客中国专题中心  专题制作:杨昊  美工设计: 张红梅  技术支持:张浩  制作时间:2013-6-8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