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封面:“黑客帝国”全面曝光——棱镜门事件开启全球网络战新纪元

棱镜监听项目曝光者失踪了
 
  相关专题
   
美国国会发难华为中兴
思科华为十年开放与封闭守成
堪忧的中国网络安全
华为思科实力对比与较量
中国搜索市场垄断破局
搜索市场竞合与变局
facebook完全历史
互联网国家战略与下个十年
企业博物馆之HP完全历史
   
 
导语:无论被成为叛徒还是英雄,是爱德华·斯诺登,打开了网络时代的潘多拉之盒,让我们第一次全面了解了全球最大的黑客帝国——美国的真相!美国政府黑客掌控全球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是这一次来自内部的揭秘得以让我们第一次全面了解。在不断披露的细节面前,网络空间安全问题第一次生动真切地、触目惊心地放置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面前。网络时代真正的老大哥,昭然若揭!棱镜门事件,堪称是网络时代第一场震惊全球的大洗礼,必将开启全球网络战的新纪元!
  杨恒均:“叛徒”斯诺登给北京出的难题
  我主张中国方面对斯诺登低调处理,把这个“烫手山芋”留给香港政府处理,“一国两制”嘛。当然,斯诺登的情报价值不能忽略,我就不泄密说出有多少种方法把斯诺登榨空了。至于斯诺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日为谍,终身为谍,他是叛谍还是英雄?他是打着为全人类的自由而背叛美国这个“独裁专制国家”,全世界热爱自由、珍惜个人权利的人民都应该感谢他。但他也同时把自己放到一个无法解脱的困局之中:他试图为世界人民争自由,却把自己变成世界上最自由国家的叛徒。斯诺登在中国的领土香港上宣称自己是一位“骄傲的美国公民”,中国政府只好把他还给美国吧。人家美国不是把王局长还给我们了?[详情]
  滚动播报
梁石川:斯诺登揭密“棱镜”选择香港讽刺了谁?
胡显达:“新型大国关系”如何解斯诺登新题
陈子河:斯诺登真的让美国政府跌落神坛吗
李大光:“棱镜”是美国网络双重面孔的铁证
许凯:“棱镜门”考验欧美数据共享
寻花问路:对美国棱镜事件应该全面地看
疯来锋语:斯诺登到哪儿都行,就是不该到香港来
亦忱:斯诺登是阻止美国成为坏国家的英雄
廖保卫:斯诺登的历史作用:把美国从神坛上拉了下来
张敬伟:“监听门”事件的延烧效应
 
  棱镜门
 
  6月5日
  英国卫报曝出“棱镜”监控项目,称美国国家安全局正在跟踪数百万用户的电话记录。
  6月9日
  泄密人斯诺登在香港现身,称NSA已经搭建了一套基础系统,能截获几乎任何通信数据。
  6月12日
  斯诺登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称美情报部门2009年起开始监控中国内地和香港电脑系统。
 
斯诺登人物介绍
 
爱德华·斯诺登
美国民众手举标语牌,声称支持爱德华·斯诺登
 
  相关文章列表
   
斯诺登披露美政府黑客攻击中国目标详情(全文)
斯诺登有个跳钢管舞的女友
美情报监控揭秘者:美一直对华实施网络攻击
美国NSA监控项目揭秘者:已不期望能再回家乡
“棱镜”门事件震惊世界 斯诺登撕开美国黑客面纱
斯诺登令美跌下网安道义“神坛”
美政府入侵中国网络中枢多年
美国政府长期入侵中国网络
美国政府侵犯全球民众隐私
美国政治分歧干扰环境监管部门决策
美监控揭秘者选择暂继续留港
棱镜事件揭秘者拟留在香港应对引渡威胁
泄密者斯诺登权衡评传
军威长风:爱德华·斯诺登证明谁是网络黑客高手?
棱镜:谷歌和脸谱网允许美国安全局数据访问并建立“间谍活动室”
其余的36个棱镜PPT非常火爆,却无人愿公布
梁石川:斯诺登揭密“棱镜”选择香港讽刺了谁?
胡显达:“新型大国关系”如何解斯诺登新题
陈子河:斯诺登真的让美国政府跌落神坛吗
李大光:“棱镜”是美国网络双重面孔的铁证
许凯:“棱镜门”考验欧美数据共享
寻花问路:对美国棱镜事件应该全面地看
疯来锋语:斯诺登到哪儿都行,就是不该到香港来
亦忱:斯诺登是阻止美国成为坏国家的英雄
廖保卫:斯诺登的历史作用:把美国从神坛上拉了下来
张敬伟:“监听门”事件的延烧效应
斯诺登脱掉了美国政府的裤子
美“棱镜门”主角斯诺登藏身香港始末
解放军报:斯诺登事件令美国由网络警察变窃贼
民调显示半数香港人拒交斯诺登 美国心急如焚
斯诺顿的“心雄万夫”与中国男足的溃败
美媒离谱猜测:中国可能用钱收买了斯诺登
假如没有斯诺登……
斯诺登事件的启示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黎阳:外国的无知狂徒与中国的无耻“公知”
由“棱镜门事件”审视思科的角色扮演
美国“棱镜”项目,中国如果没有,我看可以有
梁石川:斯诺登咋让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如此尴尬?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无疑中国两大类人最恐惧美国“棱镜事件”彻底发酵!
引渡斯诺登或使美被中国三张王牌牵着走
斯诺登事件发酵:《卫报》公布美监控全球热力图
香港媒体全城寻找美国“深喉”斯诺登
iOS 7存在锁屏漏洞 入侵iPhone只需数秒
棱镜门事件泄密者:已决定留在香港应对引渡
谷歌再推疯狂项目:用热气球提供无线网络
谷歌指责Facebook:数据披露协议是一种倒退
李开复:网络时代的人权危机
媣稥:李开复在棱镜项目中担任什么角色?
   
 
  黑客百科
 
 
 
  监管百科
 
 
 
  网络百科
 
 
 
  媒体报道
 
南华早报13日头版
卫报11日头版
香港成报11日头版
每日电讯报11日头版
 
  美国政府黑客组织TAO全面揭秘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内部,隐藏着一支鲜为人知的精锐黑客和间谍部队
  导语:当地时间6月10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络版发表署名MATTHEW M. AID的文章《Inside the NSA's Ultra-Secret China Hacking Group》(揭秘美国国安局绝密对华黑客小组),披露在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内部,隐藏着一支鲜为人知的精锐黑客和间谍部队,专门刺探美国海外敌人的情报。   
  以下为该文章全文翻译:   
  习奥会   
  本周末,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与新当选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一系列会晤。我们知道,两位领导人详细探讨了网络间谍的问题。此事长期困扰着华盛顿的高官,而如今,随着美国数据挖掘行动的泄密,该议题又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媒体的焦点一直以来都集中于中国通过电子渠道窃取美国军事和商业机密,但习近平却在此次非正式会谈上指出,中国同样是网络间谍活动的受害者。但奥巴马或许有意回避了一点,那就是他自己也拥一支黑客部队,而且已经高度深入到中国的网络内部。   
  当中美两国数月前敲定安纳伯格庄园会晤的议题时,双方都将此视为一次良机,可以借此就两国关心的安全和经济问题展开沟通。据外交界的知情人士透露,网络安全当时并非此次会晤的关键议题。中美经济关系、气候变化、朝鲜威胁的加剧,才是当时确定的主要议题。   
  但两周后,白宫官员向媒体披露,奥巴马计划私下里与习近平就中国广泛使用电脑黑客技术窃取美国政府、军事和商业机密这一广受争议的问题展开探讨。身在华盛顿的一位中国外交家透露,美方突然提出在此次会议上讨论网络安全问题和中国间谍问题的计划,令中方十分不满。
  据一位来自华盛顿的外交家透露,更令中方愤怒的是,美方在未通知中方的情况下,便将新的会谈日程告知媒体。   
  于是,中方开始反击。中国高官公开指责美国政府伪善,并称华盛顿也主动参与了网络间谍活动。针对中国的网络间谍指控在5月末升级。当时,《华盛顿邮报》头版的一篇文章指责中国军方雇佣的黑客窃取了30多款美国武器系统的设计图。但中国政府的首席互联网官员黄澄清反驳称,北京掌握的“海量数据”表明美国参与到广泛的黑客行动中,意在窃取中国政府的机密。而就在本周末,美国中央情报局(以下简称“CIA”)前秘密特工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披露的NSA的“棱镜”(PRISM)监视项目和Verizon元数据收集项目,则进一步佐证了北京的立场。   
  但华盛顿从未公开回应黄澄清的指控,而美国媒体似乎也都不屑于向白宫求证中方指控的真实性。   
  事实上,中国政府的指控基本属实。多位可信的消息人士透露,身为美国政府的庞大电子窃听机构的NSA,成立了一个名叫“获取特定情报行动办公室”(Office of Tailored Access Operations,以下简称“TAO”)的绝密部门。大约15年前,该部门就已经成功渗透进中国的电脑和电信系统,获取了一些有关中国内部动向的最佳、最可靠的情报。
  绝密机构   
  TAO隐藏在NSA米德堡总部内,但却与该机构的其他部门相互隔离,甚至连很多NSA的雇员都对这一部门毫不知情。由于高度保密,而且需要特殊授权才能与之接触,因此只有少数NSA官员能够完全掌握有关TAO的全部信息。该部门内部拥有高度现代化的设施,门口由全副武装的警卫把守,只有输入了6位数的正确密码,而且通过了虹膜扫描才能进入到巨大的铁门里面。通过这些安保措施,便可确保只有获得特殊授权的人才能进入该部门内部。   
  据接受本文采访的前NSA官员透露,TAO的使命很简单,那就是搜集外国目标的情报信息,具体方法则包括秘密入侵海外目标的电脑和电信系统、破解密码、攻破保护目标电脑的安全系统、窃取存储在电脑硬盘上的数据,然后复制目标电子邮件和文本信息系统内的所有消息和数据流量。NSA使用“电脑网络开发”(computer network exploitation,简称“CNE”)这一技术术语来描述这些行动。   
  TAO还负责研究一些信息,使得美国可以在得到总统的授权下,通过网络攻击破坏国外电脑和通讯系统。负责实施这种攻击的机构名叫“美国数字指挥部”(Cybercom),其总部设在米德堡,负责人由NSA局长基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将军兼任。   
  知情人士透露,今年4月以来,在罗伯特·乔伊斯(Robert Joyce)的领导下,TAO发展迅速,现已成为NSA下属信号情报署(Signal Intelligence Directorate)中规模最大、最重要的机构。   
  乔伊斯是NSA信息保护署(Information Assurance Directorate)前副署长,该机构负责保护美国政府的通信和电脑系统安全,而信号情报署的雇员则超过1000人,包括军方和民间电脑黑客、情报分析师、电脑硬件和软件设计师以及电气工程师等。   
  TAO的核心机构是米德堡内一个名叫“远程行动中心”(ROC)的超现代行动组织,该机构包括大约600名军方和民间电脑黑客(他们自称CNE操作人员),每周7天、全天24小时轮班工作。   
  这些操作人员夜以继日地寻找电脑系统漏洞,协助改善一些可能被国外恐怖分子利用的电信网络。一旦这些电脑被锁定,ROC的电脑黑客就会借助自有软件设计师和工程师队伍设计的专用软件,通过电子手段侵入目标电脑系统,下载硬盘中保存的内容,在这些电脑的操作系统中植入监控软件或其他称为“buggies”的设备,接下来,身在米德堡的TAO操作人员,就可以不间断监控目标电脑或手持式设备收到或发出的电子邮件或短信。   
  不过,若没有“数据网络技术部门”(Data Network Technologies Branch)电脑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团队的大力协助,TAO团队不可能完成上述任务。这些技术天才开发出先进的计算机软件,让操作人员可以实施情报搜集任务。   
  TAO下属还有一个独立部门,称作“电信网络技术部门”(Telecommunications Network Technologies Branch),其开发的技术可以让TAO黑客秘密接入目标电脑系统和电信网络,同时还不会被对方所察觉。与此同时,TAO下属“任务基础设施技术部门”(Mission Infrastructure Technologies Branch)则负责开发和生产敏感的电脑和通信监控硬件,以及维护保证相关行动正常运行的基础设施。   
  TAO甚至还拥有自己的秘密情报搜集机构——接入技术行动部门(Access Technologies Operations Branch),后者包括借调自CIA和FBI的情报人员,他们实施所谓的“网外行动”,即安排CIA特工在海外目标电脑或通信系统中秘密安设窃听装置,以便TAO黑客可以从米德堡远程访问。   
  隐形神兵   
   值得注意的是TAO并不是针对在美国的国内目标以及他们的财产,这应该是FBI的职责。FBI是美国唯一被特许可以进行国内通信监控的情报机构。但是,鉴于NSA需要窥探更广泛的信息,人们需要审慎关注TAO能否胜任在不接入通信源头或通过美国中转通信的前提下收集外国情报。   
  自1997年创建以来,TAO就以向美国情报界提供最好的情报而闻名,享有盛誉。TAO提供的情报不仅仅与中国有关,还包括外国恐怖组织、外国政府对美国进行的间谍活动、全球各地发展的弹道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全球各地最新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发展情报。
   据一位前NSA官员称,到2007年,TAO旗下的600多位监听员秘密侵入了成千上万的外国计算机系统、访问受密码保护的计算机硬盘驱动器以及目标人物的电子邮件账户。正如我在2009年撰写的NSA历史中所详述的那样,高度机密的拦截程序秘密哨兵(Secret Sentry)被证明在2007年美国军方针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帮助辨别确定了100多名位于巴格达附近的伊拉克与“基地”组织叛乱分子。同年,有消息称TAO因提供特别重要的情报而获得美国政府嘉奖,该特别情报与伊朗是否在进行原子弹实验有关。
   到2009年1月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TAO已经成为美国情报界“神童”级别的机构。一位前NSA官员称:“TAO本身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他们能够到达情报人员难以到达的地方,得到情报人员难以得到的信息。”   
  考虑到TAO的工作属性和超凡的政治敏感性,它在公众面前极少曝光就不足为奇了。直到现在,TAO还保留其非常神秘的面纱。关于TAO的一切都是高度机密,甚至在NSA内部,人们对TAO也是遮遮掩掩的。在过去十余年来,TAO这个名称见诸印刷品也仅有寥寥数次,少数几个敢于探寻TAO真相的记者也被美国高级情报官员礼貌而又非常坚决地拒绝。据一位熟悉TAO的美国高级国防官员称:“当局相信,对于TAO,人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在NSA官员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若想晋升或被认可,应尽快转到TAO部门。现年54岁的NSA信号情报长官特雷莎·西亚(Teresa Shea),得到目前职位的大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在9·11事件后带领TAO所取得的成绩——他们收集了很多非常不易获取的信息,受到当局的高度认可。我们不知道TAO在那个时期到底收集了什么信息,消息人士相信那段经历与西亚后来的晋升关系密切。
  在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后,毫无疑问TAO的规模在持续增长,其地位也越来越重要。这充分反映了TAO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最近几年来,TAO收集情报的工作范围已从米德堡(NSA总部所在地)扩展到该局在美国的一些重要的监听站。现在,在位于夏威夷瓦胡岛NSA瓦西瓦分部的信号情报拦截和处理中心也设置了小型TAO单元;NSA乔治亚州分部、德克萨斯州分部以及丹佛郊外的巴克利空军基地都有TAO的身影。   
  问题在于,随着规模越来越大,所收集的价值信息越来越多,TAO再想“保持低调”就非常困难了。中国政府肯定已经掌握了TAO的情报收集行动。中国政府首席互联网官员黄澄清就披露了关于TAO的大量数据。如果中国政府出面披露这些数据,显然对美国是一个隐含的威胁。因此可预见,奥巴马总统不会在Sunnydale峰会上就中国的网络间谍活动对习近平逼得太紧。正如很多爱冒险的扑克玩家所知,当对手知道你手里的牌时,你就只能祈求幸运之神降临了。(书聿 清风 朱飞)
 
  揭秘者斯诺登:英雄还是叛徒?
  高中辍学的电脑怪才   
  现年29岁的斯诺登日前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针对通信和网络的监视项目,引发轩然大波。通过采访,斯诺登的形象逐渐清晰:高中辍学,电脑前不分昼夜工作的电脑怪才。
  未获高中文凭   
  斯诺登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伊丽莎白城长大,随后移居至马里兰州,靠近米德堡的国安局总部。他没有获得高中文凭,一度在马里兰社区学院学习计算机。   
  斯诺登说,他曾在陆军服役,因在训练中受伤离开部队,在国安局担任安保人员。   
  随后,他作为中情局信息技术员派驻瑞士日内瓦并工作至2007年,在那里接触到一些机密文件。他说,自己在那段时间一度考虑公开那些秘密监视项目。不过,他最后决定放弃,原因是不想致任何人于危险之中,同时抱有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取消一些项目的期望。但是,奥巴马没有约束这些项目,使他失望。   
  《卫报》报道,斯诺登2009年离开中情局,为戴尔计算机公司工作,随后作为博斯公司雇员在国安局工作4年。在国安局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室工作期间,斯诺登拷贝打算公开的最后一批文件,告诉管理人员需要离开几周治疗癫痫病。   
  博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证实,斯诺登为这家防务承包商“工作不到3个月,在夏威夷一支团队内任职”。   
  斯诺登说,他的年工资为20万美元。然而有传言说,当博斯公司解雇他时,他的薪水是12.2万美元。   
  父母早年离婚   
  斯诺登的父亲已经从美国海岸警备队退休,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他的父亲在ABC新闻简短的采访中称,他十分担心儿子。他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晚餐时间。   
  斯诺登的父母早年离婚,本周一早上,母亲伊丽莎白在离开马里兰州的家时谢绝了记者采访。   
  邻居称,他母亲是在十多年前买的这座埃里克特市的公寓。斯诺登16岁时,离开家人在公寓独自住了几年。   
  有时,斯诺登的母亲会带着日用品顺便来公寓,斯诺登的女朋友也会在周末过来。邻居仍能回忆起,有时候透过百叶窗看见斯诺登在电脑前工作,“不分昼夜”。在她的印象中,斯诺登是个“计算机怪才。”   
  婚事几乎无望   
  英国媒体报道,斯诺登在泄密前有个稳定的女友,两人原本打算结婚,不过突然的泄密事件导致他们的婚事几乎无望。面对变故,他的女友林赛·米尔斯非常痛苦,10日借助博客公开了自己当前伤心欲绝的心境。
  “我的世界突然敞开,又突然关闭。我像是迷失在海上,身边没有指南针。我流着泪水,一边打着字,一边回想一路陪我走过的人,那些和我一起欢笑、一起牵手的人,那个我最深爱的人,以及那些我来不及说再见的人。”米尔斯在博客上这样写道。   
   米尔斯现年28岁,之前是一名芭蕾舞演员,现在是一名钢管舞者,住在位于夏威夷斯诺登租赁的寓所里。斯诺登和米尔斯去年曾前往香港度假,不少亲友还以为他们会在那里结婚。通过米尔斯的博客来看,这两人彼此深爱对方,米尔斯在博客中用“谜一样的男人”来形容斯诺登。在过去的4年里,这对情侣一起游览过世界很多地方。在此次前往香港前,斯诺登只是对米尔斯说要离开数周。所以如今面对男友的意外举动,米尔斯感觉像是“一下子被抛弃了”。
  米尔斯的父亲这样评价斯诺登:人非常好,害羞,稳重。“他一直有强烈的是非观,当他听到关于斯诺登的新闻时感到‘震惊’”。
  ■相关   
  阿桑奇给斯诺登支招   
  可向俄或南美洲国家寻求避难   
  “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10日称曝光美国政府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的爱德华·斯诺登为“英雄”,说两人之间有“间接联络”。此外,阿桑奇12日对斯诺登提出建议,希望他向俄罗斯或者南美洲国家寻求政治避难。
   “爱德华·斯诺登是英雄,”阿桑奇告诉天空新闻频道记者,“他把近十年最恶劣的事情之一公之于众。”   
  英国《卫报》网站9日证实斯诺登向媒体提供机密文件,致使“棱镜”项目等美国政府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曝光。   
  阿桑奇所创“维基揭秘”网站2010年公开大量以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为内容的秘密文件,引起美国外交尴尬。他现阶段在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避难。   
  阿桑奇10日还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他经由熟悉斯诺登的人与斯诺登有“间接”联络,“眼下不适宜提供更多细节”。   
  此外,阿桑奇12日对斯诺登提出建议,希望他向俄罗斯或者南美洲国家寻求政治避难。   
  斯诺登现身处香港,具体位置不明。他在媒体13日刊登的专访中说,他将继续留在香港,准备好应对美方的引渡努力。   
  正在巴西访问的俄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12日告诉俄塔社记者,他没有接到斯诺登的政治避难请求,但“如果他提交请求,我们会予以考虑”。   
  “我认为,他最好考虑这个建议,”阿桑奇12日晚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他还可以尝试在南美洲找到类似的(政治避难)机会……拉美国家对这种请求有真实兴趣,当然,(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了解这种游戏很长时间了。我确信,一旦这样的建议摆上桌面,它就不会收回。”(记者刘佳)
  美国史上那些告密者
丹尼尔-艾尔斯伯格
前美国军方分析师、受雇于兰德公司
布拉德利-曼宁
美国陆军上等兵
事件:五角大楼文件,即《美国-越南关系,1945-1967:国防部的研究》,是美国国防部对1945-1967年间美国在越南政治军事卷入评估的秘密报告。1971年该文件由丹尼尔·艾尔斯伯格泄漏给《纽约时报》,被头版报道,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事件:于2010年时曼宁将政府机密文件外泄给维基解密网站。遭泄密较知名档案:2007年7月12日巴格达空袭影片、2009年阿富汗的格拉奈大屠杀影片、25万笔的美国外交电报和被称为伊拉克战争日志与阿富汗战争日志的50万笔陆军报告文件。
结局:尼克松政府试图以“泄露国家机密”等罪名起诉艾尔斯伯格,以期挽回些面子,但顺应了民意的艾尔斯伯格最终在宪法保护下被法院判定无罪。尼克松政府败诉,颜面扫地。 结局:检方以泄密与最高可判处死刑的通敌罪等起诉曼宁,但表示无意求处其死刑。8项罪名若成立,最高可被判处52年徒刑。2012年2月27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引热议。
 
  美政府黑客攻击中国目标详情

斯诺登披露美国政府黑客攻击中国目标详情 本文来源:新浪
 
  各界反应与热评
  《星岛日报》社论:泄密者斯诺登选择香港作为避难所,为香港的言论自由提供了免费宣传。
  《成报》社论:美国号称世界最自由最民主的国度,但从斯诺登揭发出来的“窃听门”事件看,似乎浪得虚名。
  《明报》社论:斯诺登藏身香港,其去向肯定会与美国当局展开一番角力,港府严格依法处理,抑或顺从美方要求轻易交出斯诺登,会成为检验高度自治甚至一国两制的试金石。
  《南华早报》社论:斯诺登选择在习奥会退出不久就公开透露事件,时间选择上耐人寻味。这一事件使中美关系和香港的信誉都受到考验,尊重公众权利和自由以及司法制度是香港的优势,香港也应特别注意其历史地位和角色。
  《文汇报》社论:斯诺登事件再次暴露美国政府在人权、自由、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凖,自己暗地里肆意侵犯人权和自由,却道貌岸然地指摘别人,充分暴露了美国政府的虚伪、霸道、自私,难免引起全世界的反感。
  胡显达:美监听门曝光奥巴马成全球最大黑客
  奥巴马本人拥有的这只黑客部队已经深入到中国的网络内部,只要他下令就可立刻瘫痪中国的网络。
  在奥巴马当着习近平的面焦虑网络安全的时候,他俨然一个卫道士、正人君子,没想到他自己竟然也在干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美国前情报局秘密特工爱德华·斯诺登对其政府监听门丑闻的爆料,毫无疑义地把奥巴马的脸丢大了,使其在国内伦理和国家道义面前,无体自容,颜面尽失。[详情]
  军威长风:爱德华·斯诺登证明谁是网络黑客高手?
  不管美国政府如何狡辩和抵赖,爱德华·斯诺登的爆料,无疑是是对谁是网络黑客投下一枚重磅炸弹,实际上已将美国政府置于非常难堪的境地。这次美国政府再想赖账,恐怕连美国人民这一关也过不了了,包括中国在内的网络安全受害国,必须要求美国政府作出交代,并保证不再对其他国家的互联网进行攻击。
  不管爱德华·斯诺登的最后结局如何,但其凭着自己的良知揭露美国政府实施网络攻击的黑幕,已经彻底证明到底谁是攻击网络安全的黑客。爱德华·斯诺登是值得尊敬的,没有斯诺登的勇敢“亮相”,不知美国政府还要如何扩大对互联网攻击的范围。
  美国政府应勇于承认自己攻击互联网的错误,不要再将自己的为所欲为强加于他国,更不应将自己的违法行为嫁祸于人。将言论自由和保护人权挂在嘴边的美国政府,更不应去追究爱德华·斯诺登的任何责任。否则,只能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遭到互联网受害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反对和谴责。[详情]
  万才:我们从美国“棱镜”事件中看到了什么?
  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法律之上”的社会情境,即是总统和政府也必须无条件服从法律,只有独立的司法才有可能对政府和总统行为进行判决,《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指控政府违宪,使我们想到当前国内对“宪政”的争论,那些高喊“宪政”是资产阶级特有专利的学者专家们也许对美国的“棱镜”争论嗤之以鼻,会高喊“那是资本家富人控制下的自由与民主”,是资本主义愚弄劳动群众的游戏。然而,信息时代的今天,没有人相信他们的胡说。
  如果宪政”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特有的,那我们对其“棱镜”争论就没有必要带有倾向性,因为那是他们的游戏规则,对我们来说就不存在对错的一方。然而,新华社对这 件事情可不是这样,我们看看媒体题目:《美国“棱镜”侵犯全球民众隐私》、《“冷镜泄密”“深喉”为中情局前雇员,他说“不想活在一个一言一行都被记录的世界里”》、《民权组织起诉美国政府违宪》,该文中有三段小标题,分别是《递交诉状》、《前景不明》、《呼吁透明》。这些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说:美国社会是不自由、不民主、不透明的,至少说和我们一样,也不怎摸样。既然认定“宪政”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为何要对《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起诉美国政府违宪乐此不彼呢?[详情]
  孔祥新:泄密者斯诺登权衡评传
  权衡主义哲学认为,国家的形态主要有四种基本类型:以朝鲜为代表的家国,以苏联为代表的党国,以美国为代表的宪政民主共和国,以联合国为模式的宪政民主联合国。
  从家国到党国,从党国到宪政民主共和国,从宪政民主共和国到宪政民主联合国,是国家文明进化的正轨。
  主权国家皆有监听,家国党国的监听主要对内,宪政民主国家主要对外。所以某党国的防长如是说:我党的军队保卫的核心利益首先是(特权)制度,其次是国家领土主权完整。
  宪政民主国家的监听大都是立法透明的,家国和党国的监视大都是秘密恐怖的!
  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的性格,既有“窥私癖”,又有“暴露癖”, “斯诺登监听泄密门”,有其性格使然。可喜的是,斯诺登并未丧失自我权衡智能判断,事发后他一再强调自己是美国公民![详情]
 
  TAO组织
 
  “每当美国批评中国黑客攻击美国目标,中国就会说自己是受害者,大部分针对中国的网攻来自美国。原来中国政府的说法基本上是正确的。
  报道称,1997年成立的“定制入口组织”隐藏在NSA位于马里兰州米德堡的总部内,其办公区域与NSA其他机构隔离开来,NSA的很多雇员甚至都不知道其存在。“NSA几乎没有官员能完全获得TAO的信息,因为其从事的工作非常敏感,如果要进入工作区域,还需要接受特别的检查。通往其现代化工作中心的大门由武装警卫守卫,如果要进入这扇钢铁大门,必须在键盘上输入正确的六位数密码,而且还有一台视网膜扫描仪,确保只有那些经过特别检查的人才能通过这道门。”
  报道引述NSA前官员的话称,TAO的任务非常简单:偷偷潜入国外目标的计算机及电信系统,破解密码,解除保护目标计算机的电脑安全系统,盗走存储在计算机硬盘上的数据,然后复制所有的信息及数据后,通过电子邮件及短信发送系统进行传输,达到收集情报资料的目的。美国“商业内幕”网站11日调侃称,“这听起来很熟悉吧,因为这同样也是美国网络公司Mandiant指责中国网攻美国采用的手法”。有消息称,现在TAO是NSA信息情报理事会最大、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有超过1000名军队及民间的计算机黑客、情报分析家、目标定位专家、计算机硬件及软件设计师、电气工程师等,黑客们每周7日、每日24小时轮班。
  “外交政策”称,TAO现在变得如此重要,实际上不可能再继续隐藏。文章称,中国政府确实知道TAO的活动,还威胁公布证据。因此,在“习奥会”上,奥巴马总统不可能在网络问题上向中国施压太厉害。“就如同玩牌高手知道的,当你的对手知道你手中的牌时,你能押注的仅仅是运气。”
 
 
  斯诺登女友
 
斯诺登的女友米尔斯是个钢管舞者
  斯诺登在出走香港前未告诉米尔斯真相,只说自己要离开几周。米尔斯称,在得知真相后,她感到厌恶、精疲力竭,觉得全世界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棱镜PPT
 
The rest of the Prism PowerPoint is so hot, no-one is willing to publish it
其余的36个棱镜PPT非常火爆,却无人愿公布
  美国的公司,特别是信息产业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为美国情报部门的帮凶,大家知道信息产业最早的话是从军事领域开始的,如果大家到过华盛顿的话,到过它那个战争纪念碑前面的话,有两样东西,一个就是美国陆军,它不是有一群雕像嘛,雕像身上背着两个东西,一个是步枪,另外一个就是大哥大,就是那个摩托罗拉的那个,所以后来普及到民用,这些公司我们看它八大信息产业公司,包括谷歌、IBM、思科公司,它实际上已经深深卷入到美国军方,或者美国情报部门运行当中,比如说在网站演练方面,美国的思科公司已经发起或者资助了美国国防部三次网络风暴,网络演习,网络风暴一,网络风暴二,网络风暴三,它给它提供了技术的支撑,作为一个情报机构没有这个技术支撑是寸步难行的,所以现在撇不清,像谷歌马上出来我没有跟政府进行这种合作,实际上大家知道微软1998年也发生过包括后窗,有一个密钥,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爆料这个后门,它有钥匙,所以任何使用微软公司软件计算机,都可以随便被美国情报部门进进出出,只要一连网都在,所以这个企业实际上是官商相互勾结的计划。
 
  十大黑客
 
Nicholas Allegra,网名“Comex”
  尼古拉斯·阿莱格拉(Nicholas Allegra),网名“Comex”,是一名超级手机黑客,9岁开始自学编程,2011年6月,19岁的阿 莱格拉将iPad 2成功越狱,让苹果公司头疼不已。2011年8月29日,加入苹果工作。亮点:创建“JailBreakMe”网站,并帮助iPhone和iPad越狱,运行未经授权的软件。去向:苹果公司,实习生
Florian Rohrweck
  Florian Rohrweck是奥地利人,他成功挖掘到了谷歌应用程序的源代码,而且在Google+正式推出之前,就已经披露出Google+的 细节。他的其他发现还包括“分享圈子”以及“社交搜索”等。在Google看来,多一个员工总比多一个对手好,所以他们选择雇 佣Rohrweck来帮助他们确保代码和基于Web服务的安全。亮点:访问谷歌Web应用程序源代码。去向:谷歌公司,为基于Web服务提升安全性
George Hotz 绰号“GeoHot”
  George Hotz并不是第一个攻击索尼PlayStation 3并运行其他OS和未经授权游戏的人,但他所公布的攻击方法却可以帮助更多人 以更简单的方法来实现攻击。因此,GeoHot也就成为了索尼的克星,并遭到了索尼公司的起诉。现在,Facebook已经招募到了能 同时攻击索尼和iPhone的人。亮点:破解iPhone使得不受电信运营商限制,攻破PlayStation 3,让其运行未经授权的游戏和应用软件。去向:Facebook公司。
Steve Kondik ,网名“Cyanogen”
  Steve Kondik是CyanogenMod的创始人,他领导了目前全球最大的Android第三方编译团队,其发布的Android 2.1内核CM5系列ROM被广泛使用,促进了用户从Android 1.6到Android 2.1版本的第三方升级。这个小组曾经先于google公司为很多手机率先定制出稳定的1.6ROM。亮点:为底层Android设备提供服务的CyanogenMod创始人。去向:三星公司。
Peter Hajas
  Peter Hajas是系统提醒越狱软件MobileNotifier的开发者,此软件在越狱商店Cydia非常走红。苹果iOS 4现有的通知系统饱受批评,往往会在用户做其它事的时候跳出来打断,而且界面一点也不美观。Hajas曾于5月初在 Twitter上发布一则消息说他将会前往加州一家“知名公司”工作。亮点:开发系统提醒越狱软件MobileNotifier。去向:苹果iOS Apps & Framworks部门。
Jeff Moss,绰号“Dark Tangent”
  Jeff Moss是DEFCON安全大会和黑帽大会的创始人,也被任命为非盈利机构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的首席安全官员。“Dark Tangent”也在为美国国土安全部卖命。亮点:一名资深黑客,曾经为广大黑客搭建了秘密BBS技术交流平台。去向:ICANN和美国国土安全部安全官。
Chris Putnam
  2006年期间,Chris Putnam成功入侵Facebook,并将数千个Facebook用户页面外观改为Myspace用户页面的样式。Facebook随后招聘了普特南。当他从南佐治亚大学辍学后,来到了硅谷,并随后加入了Facebook。他帮助Facebook开发视频应用工具。亮点:创建了基于XSS的蠕虫来修改Facebook页面。去向:Facebook,开发视频应用工具。
Peiter Zatko,绰号“Mudge”
  Peiter Zatko是世界著名黑客小组CDC成员,同时,他也是“黑客智囊团”L0pht的成员。他现在为五角大楼的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工作。绰号“Mudge”最早出现在1996年DEFCON黑客大会上,当时他在试图破解微软软件的漏洞和秘密。亮点:CDC和L0pht黑客组织成员。去向: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
Sven Jaschan
  Sven Jaschan是大名鼎鼎的“震荡波(Worm.Sasser)”病毒的作者,导致微软花费了25万美元来搜集病毒作者信息。亮点:制造“震荡波”病毒,在2004上半年有70%的电脑都直接或者间接受此影响。去向:德国安全公司Securepoint,安全程序员。
Kevin Mitnick
  有评论称他为世界上“头号电脑骇客”,曾经入侵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有公司通过其公司Mitnick Security Consulting来雇佣他攻击本公司的计算机系统,从而报告出漏洞并给予修复。亮点:成功破解过摩托罗拉、Novell、富士通和Sun科技公司的软件资产。去向:Mitnick Security Consulting公司创始人。
 
  黑客入侵史
 
克林顿与老布什合影
小布什浴室自画像
  一名黑客入侵了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家族的电脑,非法获取了大量敏感信息和个人照片,并将其公布在互联网上。
  黑客入侵布什家族电邮大曝光
  一家美国知名爆料网站透露,这位化名为“古奇费尔”的黑客声称,自己盗取的资料包括2012年10月份的一个保密清单、老布什的详细家庭地址,以及老布什与儿子小布什等人之间的电子邮件等。
  其中包括总统奥巴马通过助手发给88岁的老布什的私人消息,老布什不久前入院治疗支气管炎在病榻上的照片和前总统小布什的画作、淋浴的自画像等私密信息。
  其中一幅据称是小布什的自画像,展现的是他正在洗淋浴的情景,画面中出现了他赤裸的上半身,另一幅自画像展现的是小布什在浴缸里洗澡的情景,画面上出现他赤裸的双腿。
  还有一张照片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看望老布什时的合影。
  其中一封被黑的电子邮件显示,现任奥巴马通过白宫顾问贾勒特传话给病中的老布什,“在你养病期间,米歇尔和我不想打扰你,但我们一直想着你和你们全家。”
  被盗的老布什女儿的电邮涉及家人对住院的老布什健康状况的担忧,他一度病情恶化,前白宫主管曾通知布什家人随时准备后事。
  小布什在去年12月26日给兄弟姐妹的电邮中写道:“我在想写悼词的事情,但愿我只是对此事操之过急吧。”
  最有权势家族也不能幸免
  即便拥有最好的安全技术,一位朋友或亲属在不经意间点击的可疑链接就有可能暴露涉及前总统的信息。
  黑客狂言:我经常玩的游戏
  老布什的发言人吉姆·麦格拉斯并没有公开披露被黑客窃取的信息内容,但他8日证实,当局已对此展开刑事调查。这次事件说明黑客可以轻易窥探到人们的私人生活,甚至是国家最严密保护的政治家族。
  由于外泄资料中包含了很多机密内容,美国特勤局已展开对此事的调查。不过,古奇费尔显然没有把特勤局的行动太放在眼里,他自称执法人员很久之前就开始调查自己。“我和这些蠢货经常玩这样的游戏,这次只不过是游戏的下一关。”
  奥巴马刚刚签署一份名为《2012前总统保护法》的特别法案,规定由特勤局为卸任总统提供终身安全保护。照此推算,第一个受益人正是小布什,第二个受益人则是4年后卸任的奥巴马。
 
  媒体报道
 
卫报10日头版
华盛顿邮报10日头版
纽约时报10日头版
洛杉矶时报10日头版
 
  黑客帝国的前世今生
NSA slides explain the PRISM data-collection program 国家安全局的幻灯片说明棱镜数据采集程序


  美团体质疑谷歌与美国安局合作 要求公开合作内容细节
  据英国广播公司2010年2月5日报道,对于有报道指谷歌公司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合作,美国一个压力团体要求提供更多信息。
  这个名为“电子隐私信息中心”的非赢利组织是根据一项美国联邦法律作出上述要求的。根据该法律,政府部门需要公开与商业公司的交易。
  “电子隐私信息中心”负责人表示:“长期以来,国安局每当涉及隐私问题时就会歪曲法律。”
  谷歌公司拒绝评论是否与国安局合作。但承认自从去年12月受到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后,便与“相关的美国政府部门合作。”
  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4日报道说,谷歌正与国安局签约,合作调查可能源自中国的一起网络黑客攻击,以增强抵御黑客袭击的能力。如果协议最终签字生效,将标志谷歌次与美国安局建立正式的信息分享关系。
 
博客中国(Blogchina)荣誉出品   策划:博客中国专题中心  编辑:康影 张红梅   美工支持:杨霞  时间:2013-06-14
网站定位 | 历史由来 | 发展历程 | 管理团队 | 联系主编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精英 | 鼎九网址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