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房叔”到“房妹”,从“房姐”到“房婶”,再到近日出现的“房媳”,不知下次会出现“房啥”。历数最近一段时间的“房氏宗亲”的被曝光,无一不来自民间和网络爆料。“房氏”家族成员不断扩大,揭开了多年来户藉管理乱象的冰山一角,倒逼国民户籍管理的改革。而由于“家族成员”多与公权密切相关,也使有“反腐利剑”、“阳光法案”之称的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被寄予厚望。
神木县称陕西“房姐”龚爱爱被刑拘

近一个月来沸沸扬扬的“房姐”事件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据新华社中国网事微博消息,陕西省神木县表示,当地警方已于1月27日对“房姐”龚爱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进行了立案。2月4日,经榆林市、神木县人大常委会许可,按程序依法对龚爱爱刑事拘留,在榆林市境内异地看押。【详情】

【山西检方介入“房姐”假户口事件 刑拘两责任人】

【陕西神木“房姐”在京20余套房系家族经营煤矿所得】

张殿成:“房姐”玩“躲猫猫”有何隐情?

龚爱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到底身在何方,这不仅是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问题,更应该是相关部门的责任。“房姐玩躲猫猫”背后有何隐情?【详情】

小调查
北上广商品房限购政策

北京:同一购房家庭只能新买一套房

广州:限购限外限年龄,公积金三套房贷全停 

上海:每家限购1套房,房产税与房价挂钩。

“房氏家族”大起底

  广州“房叔”全家有21处房产
2012年10月10日,媒体称,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及其家人名下在广州番禺区、南沙区共有21套房产。2012年10月11日,蔡彬被停职调查。2012年11月20日,蔡彬因涉嫌经济犯罪被移交检察机关进一步查处。【详情】
  合肥“房叔”侵占11套回迁房6年不倒
2012年12月15日,有网友实名举报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原书记方广云等人贪污、侵吞回迁房。经核实,方广云早在2005年就因非法出售集体土地已被撤职,但该撤职决定在此后长达6年的时间里未被切实执行。经查实,方广云个人及其亲属名义非法套取侵占安置房共11套。【详情】
  深圳“房叔”被爆80套房 称月交税百万
2012年11月25日,源自天涯网民爆料帖:深圳龙岗街道南联社区常务副站长周伟思拥有20亿资产,其中包含80余座房产。随后,周伟思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否定了资产价值总额,至于房产数目则称一时算不清,但这些房产出租收入都有交税,每月交税额超百万,并有纳税证据可查。【详情】
  黑龙江“房哥”藏身反贪局 被爆17套
2012年1月7日以来,网友“章太赢”发布微博,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检察院反贪局政委张秀亭夫妻名下有十余处房产。牡丹江市委外宣办称,在张秀亭房产被曝光前,牡丹江市纪检委和市检察院就已经全面介入调查,张秀亭也已从原岗位调离。张秀亭夫妇已于1998年7月离婚,二人共有房照19本。【详情】
  广东“房警”负案在身获提拔 被爆192套房产
广东省陆丰市市民实名举报,该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赵海滨持假身份证经商办企业、投资房地产,甚至向法院提交伪造的虚假房产证。该市公安机关纪检部门负责人称,赵海滨持有两张身份证的情况属实,其持有的名为“赵勇”的身份证已被珠海市公安机关注销,但其他涉嫌违法行为,以及曝光的赵海滨及其亲属拥有170多套房产的问题,尚待查证。【详情】
  广州"房哥"骗17套经适房获刑12年半 原为房管局员工
据@廉洁广州(广州市纪委官方微博)微博称:骗购17套经适房“房哥”获刑12年半。这名“房哥”,是广州市荔湾区房管局工作人员张建华。他违反程序,为自己及他人骗购经济适用房17套,此外还超越职权,违反廉租住房保障申请及审批程序,骗领廉租房补贴7万余元。
 

福建“房嫂”被邻居举报有16套房产
2013年1月11日,自称“陈秀萍”的网友发帖举报福建“房嫂”,称福建省证监局副局长田荔琴及其家人名下拥有16套房产,市值近五千万元,与其本人正常工资收入严重不符。14日,证监会称掌握相关举报并介入核查,田荔琴称将积极配合。16日,田荔琴丈夫称16套房产都是他买的,他于1998年“下海”经商。【详情】

  广州“房婶”被爆有24套
2012年11月21日,有网帖爆料:“广州城建系统退休领导李芸卿和其家人有24套房产。”帖子还附上了房产的具体地址及房产所有人姓名。广州市建设系统一名内部人士透露,李芸卿是一名上访“常客”。她此前多次故意购买有质量问题的房产后想开放商索赔。李芸卿称,这可能是开发商的栽赃陷害。【详情】
  陕西“房姐”双重身份拥20余处房产
2013年1月17日,有网友称,陕西省神木县的一位银行副行长、同时也是人大代表的龚爱爱竟在北京有20多套房产,折合成人民币近10亿元。同时拥有双重身份、两个户口,除去常用的名字之外,龚爱爱另一个身份证的名字曾是陕西西安一家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在北京拥有房产二十多套。【详情】
  山西“房媳”双户口牵出“房公公”
2013年1月22日,网传山西运城市纪委干部张彦拥有多重身份,在北京,山西均有户口。其丈夫和公公分别为原运城市夏县公安局局长孙红军和原运城市财政局局长孙太平。孙太平被曝在北京、三亚等地拥有大量房产。1月25日,张彦被停职,其“冬岩”的假户口注销。1月27日,张彦被爆料超生。【详情】
  郑州“房妹”一家四口均双户口共31处房产
2012年12月27日,媒体报出90后女孩翟家慧在郑州拥有11套经适房。此后陆续报出翟家一家4口均有两套户口、名下共有31处房产。1月13日,“房妹之父”翟振锋系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批捕,同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详情】
  济南“房祖宗”被曝拥16栋楼
2013年1月22日,网友举报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程绍春拥有16栋楼。1月24日,济南市公安局通过其官方微博“济南公安”作出回应:网传的小区非程绍春个人拥有,而是历城公安分局民警宿舍。2005年5月,历城公安分局为解决民警住房问题,在港沟镇田庄村由民警个人出资购房。【详情】

把“房字辈”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弊病之一:混乱的户籍管理

一方面,农民工市民化跨不过户籍制度的障碍,计划生育中超生的人上户的都很难;另一方面,有钱有权者却能轻而易举地办到多个户口,并在其“掩护”下完成非法勾当。

 

纸谈风月:省委书记8个身份证件从何而来?
        通缉信息显示,已出逃的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拥有“高严”、“高庆林”和“张传伟”等至少3个不同名字的身份证,4本中国护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证。

 

黎明:对体制内“一人多户”来一次普查
        只要体制内“一人多户”现象存在,反腐动作就不可能取信于民,仅从“取信”这一点着眼,就有必要对部分体制内人员进行一次“身份普查”。

 

祝振强:户籍之外富豪们还有多少法外之地
        就多个户籍而言,龚爱爱其实也只是个富豪里的土财主,是个并没有多少直系“衙内”特权资源的乡下人,或根本算不上特权阶层之一员。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已足以令我们知晓、洞悉当今这个社会真实的全部了。

弊病之三:房地产政策滋生腐败

2013年1月12日《京华时报》报道称:2005年至2009年期间,开发商上交至郑州市经适房管理中心供市民选购的经适房房源仅占总房源的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都流入“暗渠”

 

李季平:经适房制度为何“容易产生腐败”
        腐败表现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项目审批过程中,职能部门为了部门利益强留房源;二是开发企业便于疏通关系自行预留房源;三是管理部门在履行行政审批中利用职务之便索要房源。

 

叶檀:广州“房叔”让我更加坚持必须征房产税
        房产税的实施征收与土地之间并没多大关系,联系并不密切,反而它是一种财富增值的税收。中国乱遭遭的税收太多,该征的税不征,不该征的瞎征。

 

袁一泓:反腐究竟能不能遏制房价上涨?
        反腐有利于遏制房价上涨的观点是说,反腐将迫使拥有不法资产的官员,不得不抛售其房产,由于数量较大,或将引发房价下跌。这种观点其实是无法自圆其说的。

弊病之二:官员财产雾里看花

公务员财产公示是从政的最基本要求,因为公务员要管理和使用人民的钱财,这和造币工人一样,人民为防止公务员“监守自盗”,就必须采取一些特殊手段进行监督。被监督者不能以隐私权为由拒绝。

 

刘植荣:公务员财产公示公示些什么?
        公务员财产公示始于英国,时间是1695年,距今已三百多年,现在,这种做法已成国际惯例。公务员应该公示的财产应包括一切收入、投资收益、动产、不动产、所收礼品、收到的款待等。

 

蔡慎坤:财产公开官员为什么都说等通知?
        大大小小官员在公开场合纷纷表态支持官员财产公开,又异口同声附加一个等通知的条件,其实是最稳妥的策略。

 

王利平:官员财产公开可从任前公示突破
        目前,官员财产公开引发社会热议,部分地方先后试水寻求突破。如何构建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我认为,可从党政领导干部任前公示着手,循序渐进地予以推开。现就此发表一孔之见,供相关部门决策参考。

弊病之四:县处级司局级成贪腐重灾区

《官员形象危机2012报告》称,24个案例中,县处级贪腐官员为7名,其中的代表人物包括“房叔”蔡彬。司局级官员也在贪腐官员也不少,共有10名上榜。他们已成贪腐的“主力军”。

 

耕读持家:基层腐败危及社会稳定
        民间流传着一句笑话:将中国处级及其以下的干部全部拉出去枪毙,虽然可能有部分会冤枉,但绝不会是枉杀。此流言传播甚广,无官不贪似乎也成为了普遍感知。

 

丁辉:好的制度才是疗救人心的良药
        把贪腐的现状归结于“人心”,是有意无意地替事实上存在的制度的亏欠卸责;贪腐的人心同样是“果”,而不是“因”,正是因为有容易导向“贪腐”的制度,贪腐的“人心”才有了赖以繁殖的土壤。

 

施伯远:面对强权,我们需要怎样的笼子
        习近平总书记终于看到了一切问题的根源,开天辟地的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那么我们该怎样改进我们的制度?我们究竟需要一个怎样的制度的笼子,才能彻底有效地关得住权力这头猛兽?

更多专栏评论

业界人士怎么说

  张欣(SOHO中国CEO):我们与《财经》查询,@财经女记者部落 和财经杂志没有关系。我们大力支持反腐,但如果以不法手段得取公司客户信息,我们将报警公安。保护客户信息是SOHO中国的责任,也是每家企业的责任。我们无法获知客户的资金来源,但只要政府调查,我们一定配合。再次重申,指责我们串通洗钱和给巨额回扣都是造谣。
  SOHO中国官方微博:SOHO中国关于龚爱爱事件的声明:龚爱爱在SOHO中国买房时持有的身份证,签约时经公安部身份信息系统验证是有效的。她办理银行贷款时也通过了银行征信系统审核。近日政府有关部门开始调查此案,我们会全力配合。
  范小冲(阳光100置业集团常务副总裁):作为开发商,来的都是客,给钱就卖,没义务过问别的,至于合同能不能成交确认,购房人有没有购房资质,应该是房管局把关,“开发商怎么能知道客户的身份证户口本是真的假的?没能力知道。”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销售环节看,开发商都不应为此事承担责任。
  潘石屹(SOHO中国董事长):网上传言我们公司与龚爱爱串通洗钱,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做为一家企业,只能相信政府公开的信息,我们没有能力知道她到底有几个身份证,哪些是假身份证。我很高兴看到网络净化能力,让一切黑暗都暴露在阳光下。
  任志强(北京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回应潘石屹的“与龚爱爱串通洗钱是无稽之谈”时,任志强说:“开发商要能干了公安部门该干的活多好。可以给被限购的人群都多办几个戶口”;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感叹最近关于房地产的谣言特别多,任志强附和道:”媒体的谣言一般没人管,真话就该管了。“
  陈宝存(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房地产分会会长):#为SOHO中国说几句公道话#商业物业纯投资品或者自持。租用者不可能有实力买下商业物业用于日常经营。中国房企发展初始阶段,由于资金来源与成本过高,自持是不可能的!所以,投资买房的老板们才是城市真正发展的支持力量!只要资金来源正当,投资买房人不但无罪,而且是值得鼓励的!媒体讲点专业吧!

围观“房神”们的房子

       
广州番禺“房叔”房产 广州番禺“房叔”房产 广州番禺“房叔”房产 广州番禺“房叔”房产 广州番禺“房叔”房产
       
深圳“房叔”周伟思房产 深圳“房叔”周伟思房产 深圳“房叔”周伟思房产 深圳“房叔”周伟思房产 深圳“房叔”周伟思房产
       
神木“房姐”开发的楼盘 三里屯SOHO“房姐”房产 房姐在该小区拥4套房产 房姐在京户籍所在地 房妹一家在该小区有20套房

房氏家族壮大 你怎么看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