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湖南临武县城管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南强莲塘村村民邓正加发生争执冲突,邓正加死亡。临武县公安、纪检等部门已开始调查工作,执法的城管正在接受公安和纪检的调查。瓜农只是一个农夫而己,他还是当地的劳模,平时为人老实。有必要用“五六人围殴,用秤砣砸头”的残暴方式来对他吗?城管执法的过程,还是以法为先导,多一些劝说,多一些耐心,多一份宽容,多一份建设性的建议,多一份理性,多想想后果,也许事件会是另一个结局。城管在执法的过程中,绝不能把老百姓当敌人。

关于城管打死打伤人或城管被打死打伤的新闻总是不绝于耳,总充斥在老百姓的茶余饭后。城管频繁上演的暴力执法与城管本身的地位和低下的素质恐怕不无关系。那些所谓的执法队员,有的竟然连公务员都不是,许多城管队员是临时工。临时工们学历普遍不高,多为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法律知识欠缺,遇事易冲动,个别人还存在拉帮结伙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城管实际上成了一些不得意的官员带领一些饭碗并没有保障的临时工,当一群地位卑微的人,掌握有公共权力时,暴力也就可能成为一种对自身地位不满的报复性手段。

[临武否认抢尸体 称系协助家属转移] [目击者称警察砸碎冰棺抢尸体]
[初步调查称城管未用秤砣砸瓜农] [死者弟弟:不敢和政府作对]
[城管两次“抄摊”引发冲突] [死者遗体深夜仍摆在事发现场]
[官员称已派警员维稳][知情人透露“死者系农业大户年入五六万”]
[涉事城管大部分在编] [事发后并未潜逃] [警察持械追打围观者]

事件背景

  • 2013年7月17日10时,邓正加夫妇在临武县解放南路摆摊卖西瓜,先被城管以无着装、无证经营等理由罚款100元,并搬走一些西瓜。邓氏夫妇将西瓜摊转移,正当邓氏夫妇准备卸瓜时,十余名城管赶到,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冲突中,邓正加从一位城管身上抢下了工作证。争执过程中,邓正加“突然死亡”。当时有人用手机拍下现场视频,被城管抢走、砸碎。一位目击者说,“七八个城管围殴邓氏夫妇,并用卖瓜的秤砣重击邓的头部。”
  • 据死者亲属介绍,邓正加56岁,临武县南强乡人,系自产自销的瓜农,邓妻身体多处受伤,后被送临武县中医院救治。

专栏评论                                                                             更多

纸上建筑:“突然死亡”又是怎么个死法

    “突然倒地死亡”——的确够突然的,一点过渡都没有,不就发生个“争执”么,咋“突然”就死了?以前还能给个相对具体的死法——“喝开水”或是“躲猫猫”之类,怪是怪点,好歹有一个说法,如今连这都懒得给了,直接就说“突然死亡”——咋死的?气死的?吓死的?还是心脏病发作死的?
    群众说是被城管打死的,官方说是“意外死亡”的,被“打死”和“意外死”貌似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无论如何也不存在包含关系,是打死的就不会是意外,是意外的话就绝不会是打死——群众和县委,肯定有一方在撒谎。
    死者家属手里的胸牌是怎么回事?是在“争执”中自行滑落的吗?死者脚上为啥没有穿鞋?是在“突然死亡”的那一刻先脱了鞋再死的吗?

 

蔡慎坤:种瓜劳模街头被打死是什么作恶?

    种瓜劳模将自家种植的西瓜拉到县城去卖,按说当地政府应该提供各种便利大力支持,因为瓜农只有将瓜卖出去才能为政府创造GDP才会为官员创造政绩,然而这个时代完全颠倒了,各地纷纷成立的城管都把拳头对准了这些为生计奔波的小摊小贩,这是时代之恶还是暴政之恶?不久前,延安城管脚跺倒地商户的脑袋,官方并没有认真反省,现在湖南城管街头又打死瓜农,官方该做何种回应?
    当地官方轻描淡写的通报中,刻意规避“暴政执法”,只字不提城管打人,只以“发生争执”笼统概括,而“突然倒地死亡”的表述,似乎跟“暴打致死”没有丝毫关系。

 

李松林:中国城管与商贩的惨剧何时剧终?

    城管与商贩之争,表面看是两种身份的话语之争,实质是生存之争。商贩通过卖点零碎获取钱财生存,城管通过运用手中权力,维护好城市“秩序”生存。而生存的前提是,不管商贩还是城管,都期待能够尽可能多地获取利益。
    当下中国,在国际上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影响力日增,在国内却连连发生多起城管与商贩“你死我活”的斗剧。令人百感交集,啼笑皆非。

 

一川清流:临武城管为何比土匪还凶?

    如果对照这些要求“照镜子”,就会照出临武城管打死瓜农事件背后对人民群众冷漠残酷到了何种程度!将瓜农活活打死的城管,不是土匪又是什么?!
    更为令人忧虑的是,事实上,发生在临武的“土匪现象”绝非个案,只不过是中国城管执法乱象的一个缩影。而在现实中国,执法乱象还不仅仅表现在城管部门,甚至弥漫于一些司法等领域。毫无疑问,这些乱象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如邓正加这些弱势群体,也是原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所说的“不讲道德、不讲良心、不讲仁义”“三不”群体。试想,有这些以民为敌的“父母官”主政,不出土匪,那才怪了怪了,指望他们“为民”,做梦去吧。

 

王明洋:如何理解临武城管打死瓜农事件?

    城管的暴力执法、小商小贩的暴力抗法好象已是谁也解不开的死结。就如我国的腐败的日益猖獗、环境污染的日益严重、教育体制的日益“误人子弟”乃至“害人子弟”,几乎都是“死结”。这看似“死结”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我认为还是“根本利益的冲突”。因为长期缺乏监督制约,“以权谋私”过度泛滥,各个领域,各条战线,都不约而同把权力视为“聚宝盆”,都在千方百计实现各自利益最大化。
    前不久某地城管曾集体示威,要求给予他们公务员待遇,并一再声称他们也是“弱势群体”。这起码说明他们对自己目前身份地位不确定性的某种“焦虑”,他们也害怕甚至特别害怕沦为“弱势群体”。对于小商小贩的“无法容忍”,说明这种“焦虑”情绪在日益弥漫,日益严重。因为“小商小贩”的今天,或许就是他们的“明天”。因为“小商小贩”的存在很容易引起他们非常不愉快的联想。他们颇想“眼不见为净”。

 

帝国良民:进城卖个西瓜还要被城管打死,没天理了!

    “突然倒地死亡”,而且在城管“执法过程中”,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是临时工干的?或者干脆是瓜农慑于城管的法力自己倒地死的?但双方发生争执是肯定的了,七八个城管与夫妇两个瓜农发生争执,仅仅只争执那么简单吗?城管有没有采取暴力执法呢?
    那么即使瓜农摆错了地方,摆到了城市形象工程的街面上,试问城管们难道就只剩下罚款和抢劫西瓜一条道了吗?城管不罚不抢不打人就没有办法执法了吗?为什么就不能主动给瓜农们提供或指定一个合适的位置让他们尽快卖掉西瓜呢?

被打瓜农亲属图片


死者妻子黄细细在临武县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死者家属悲痛欲绝

最新消息

碧翰烽:城管打死人主要源于“中央没人管”!?
乔志峰的博客:假如有一天我“突然倒地死亡”
老徐时评:四个西瓜引发的血案!
柳喜诚:关于城管执法打死瓜农
墨黑纸白:瓜农之死:从治民到便民还要流多少血?
湖畔小子:城管打死瓜贩,警察打记者、抢尸体向谁叫板?
维扬卧龙:四个西瓜引发的血案,谁来买单?  
赣能向天笑:写给被矿泉水、西瓜击退的临武警察
程江河:城管打死瓜农警察打伤记者,临武的天咋成黑社会的天?
鲁博杂谈:"城管"存在正常吗?
沮水布衣:城管执法人员为何变成疯狗
川人:2013法治湖南,打人杀人打记者
人民微评:临武,你看到发酵的舆情了吗?
七犀鸟:湖南城管为何敢打死贫穷瓜农?
鲁博杂谈:"城管"到底是干什么的
贺成:警方抢尸,岂能重复城管之暴力
未满:果农的生命,绝对不能像他卖的西瓜一样便宜
湖南临武否认抢夺瓜农尸体 称系协助家属转移
目击者称数百警察清场 砸碎冰棺抢走瓜农尸体
湖南临武初步调查称城管未用秤砣砸瓜农
临武死亡瓜农弟弟:尸检已结束 不敢和政府作对
2记者称采访瓜农事件遭殴打
郴州市:临武县城管执法队员转变执法方式得到群众好评
城管成暴徒谁为其撑腰 是什么党?
网曝湖南瓜农遗体被抢走 警察高喊不让路就死
一川清流:临武城管为何比土匪还凶?
陈子河:市委市政府是城管坚强后盾
祝振强:局部解散城管城市是不是会更美好
不藏拙:“国情”复杂,群众就该“命贱”?
石铭:为什么全国各地的城管都打人?
湖南城管为何要用秤砣砸头打死瓜农?
中国安徽六安:城管打死瓜农的悲剧根源是什么?
佘宗明:“瓜农之死”检举暴力执法之恶
蔡慎坤:种瓜劳模街头被打死是什么作恶?
纸上建筑:“突然死亡”又是怎么个死法
风青杨V:城管打死小贩的悲剧何日不再重演?
王明洋:如何理解临武城管打死瓜农事件?
李松林:中国城管与商贩的惨剧何时剧终?
归元福地:“强奸陪酒女”与“打死卖瓜农”之并论
帝国良民:进城卖个西瓜还要被城管打死,没天理了!
谁又把中国人民打得头破血流?
目击者:湖南瓜农倒地前曾遭城管持秤砣重击头部
湖南临武城管疑用秤砣打死瓜农 警方现场维稳
湖南警方被指凌晨抢夺瓜农尸体 追打围观者

图片报道

 

事发现场,家属打上了伸冤的横幅

 

为防止尸体被警方抢走,村里的老人自发守卫尸体

 

全副武装武警被百姓逼退,矿泉水瓶飞向撤退的武警

 
 

公安逐个击破,把领头护尸者强行托上警车带离现场

 

抢尸过程中被打的伤者

 

抢尸过程中被打的伤者

 
专题策划:博客中国专题中心  专题制作:康影  美工设计: 张红梅  技术支持:张浩  制作时间:2013-7-18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