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思科之战系列专题
微访谈:以安保之名打击竞争对手
思科华为十年之战——开放创新vs封闭守成
美国国会调查报告全文发布和解读
推手思科——华为中兴事件的台前幕后
“华为中兴事件的警示与启示”研讨会
各界论战华为中兴事件
华为思科十年之争:双方力量全面对比
下一个十年:中美高科技王者之战
全面回顾:十年前思科华为之战
思科完全历史(帝国衰落历程)
华为完全历史(华为全球崛起之路)
美国国会为何发难华为中兴特别论坛
 
  导读:10月11日,《华盛顿邮报》在一篇题为“华为的美国竞争对手参与推动对其审查”的报道中写道:一位熟悉思科销售战略的匿名人士透露,2011年9月思科曾在业界广泛散发7页文件名为“华为和国家安全”,文中称,“对华为的恐惧正在全球散播,华为难以脱离其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尽管其公开否认”,公开鼓吹“华为威胁论”。
  实际上,美国销售额仅占华为总收入的4%,华为企业业务给美国市场定的销售目标是1亿美元,相比起思科在美国市场每年上百亿美元的销售额,实在太小;反观思科,亚洲、环太平洋地区和中国业务却占了其总业务的16%以上。在中国,思科更可以说是赚得钵满盆满。不仅国家骨干网络大量采用思科设备,在多个国家命脉部门中,思科设备更是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这其中当然有一定的历史因素。
  如果说占美国市场份额很小的华为中兴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那么,思科则是直接扼住了中国信息安全的咽喉。
  现在的情况是,美国企业掌握了信息领域的主要核心技术,同时,美国企业占据了中国信息领域市场的重要份额。如果按照美国的逻辑,那么美国企业对中国国家安全可能造成的威胁应该比华为中兴对美国国家安全可能造成的威胁大得多了。例如,华为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仅占其总销售额的1%,而思科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要占其总销售额的16%。再如中国的PC市场完全被微软和英特尔的技术所垄断等等。由此看来,如果要担心国家安全受威胁的话,首先应该是中国,而不应该是美国。[详细]
  思科的业务几乎涉及网络基础设施的每一个角落,1994年进入中国后,其服务客户更是包括政、经、军等一系列国家命脉部门。
  如果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华为中兴的报告、美国对网络战的设计构想来看思科,不难看出思科对中国国家安全利益的威胁。如果中美网络开战,以思科对中国金融证券、能源电网、政府部门、骨干网络、科研单位、交通、媒体等的渗透,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所设想的灾难性后果也有可能发生在中国。[详细]
  美国国会针对华为中兴调查报告,博客中国特地推出全文翻译参考版本,供大家观摩、欣赏和学习。作为中国高科技崛起历程的里程碑事件,博客中国聚焦本次事件,将24小时滚动关注,持续推出独家内容,敬请大家关注参与。[中文版全文下载]
 
华为事件背景介绍
从2002年思科“盯”上华为开始,到这次报告出台,这背后其实是一场长达十年的思科与华为的战争。
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对华为的软件和专利侵权提起诉讼。长达77页的诉状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使得产品连瑕疵都存在雷同;指控还包括路由器和交换机命令接口等软件侵犯了思科拥有的至少5项专利。
2003年10月1日,双方律师对源代码的比对工作结束,事实证明,华为并没有侵权。2004年7月末,思科与华为达成最终和解协议。华为并没有侵犯思科的知识产权,但华为已经同意修改其命令行界面、用户手册、帮助界面和部分源代码,以消除思科公司的疑虑。不过,这场跨时两年的诉讼官司的最终和解,却让思科留下了“隐痛”。
2012年9月13日,华为和中兴的代表在华盛顿出席了美国听证会,就所谓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调查接受质询。10月8日,该委员会对华为和中兴通讯为期一年的调查结果报告终于出笼。该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应阻止这两家公司对美国公司的收购行动,避免使用这两家公司的设备以及进行其他形式的合作,美国企业也应寻找可替代华为与中兴通讯的电信设备供应商。
 思科渗透中国 网络安全告急
十年针锋相对
思科作为占据美国70%网络设备市场的公司,却从未受到政府对其垄断的指控,相比之下,微软就没那么幸运。这一出色战绩,不能不归功于CEO钱伯斯过人的外交才能。
2003年之后,随着思科与华为各自业务的不断拓展,双方竞争的市场领域越来越大,从交换机到路由器,从企业市场延伸到核心设备市场,是电信网络产品的全方位竞争。而钱伯斯对华为的某种另类“外交”,就是自官司结束后,时刻把华为挂在嘴边,经常向公众传播华为是思科的最大竞争对手,华为有多么可怕。
2007年,思科CEO钱伯斯来华访问,被问及对手时,他直言不讳,其中之一就是华为。曾有人警告钱伯斯说:“华为将是思科的全球性的噩梦。”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在过去的几年里,华为以及其后的华为3Com在中国市场给思科带来了不小的障碍。
2009年之后,华为加速向企业市场拓展,于是,这两家多年宿敌的竞争,又走到了新的“厮杀”境地。2011年,华为进一步明确了未来发展思路,从电信市场向企业级、消费者市场拓展。同时,华为招兵买马,扩军企业业务BG。
2012年3月份在华为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NBN项目投标时,钱伯斯拒绝就困扰华为的安全问题作评论,然而,他却提供了一个相对不太直接的回应,“华为有信任问题”,钱伯斯称,并认为澳洲禁止华为参加NBN项目“有意思”。
中国网络安全状况堪忧: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主持人]:倪院士,据您的了解,我们目前非常想知道,我们国家的政府机构以及企业,目前在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上面使用思科的设施大概的比例是多少呢?
[倪光南]:据了解,在我们国家的骨干网上,就是103、109的骨干网,使用思科的设备应该达到70%-80%的样子,一些超级的核心路由器、国际节点、汇聚节点、通信节点等等重要的骨干路由器大部分是思科的。另外在一些重要领域,比如像政府、金融、交通、民航、公安等这些重要领域,大概用思科的设备,我估计是在50%-70%的样子,主要的还是用思科的设备。
[主持人]:为什么会问这样的话题,针对美众议院对华为、中兴提出的不信任的报告,大家也一直在分析,很多人认为,这件事情幕后可能也涉及到思科也一直在推动这样的事件。思科可能会担心华为、中兴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的比例占得越来越大,会侵犯他们一部分商业的权益。但是,我们看到思科目前在我们国家的覆盖面也是很广。由此可见,我们会比较说我们国家的网络基础设施和国外的技术相比,比如说有一些优劣势的差别在哪?
[倪光南]:大体上技术都是差不多的,但是由于我们国家网络技术的发展不断起来,所以总的来说,以前基本上都是用思科这些进口设备。这几年来开始,华为、中兴的设备采用就多起来了,总体上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刚才说了,无论是骨干网还是国民经济重要的领域,主要还是思科的设备为主,是这种情况。
[主持人]:从目前国内设备技术发展和市场来看,您觉得国内的高科技技术企业目前所处的环境是一个怎样的环境?您怎样评价?
[倪光南]:从客观上,我刚才说,具体像网络路由器、网络设备领域,像华为、中兴的技术,它的产品技术水平,应该完全和思科这些进口设备可以相比。而且我们很重要的是性价比好,可以便宜百分之几十。如果完全按照自由竞争、公平竞争的话,我相信我们这些企业,华为、中兴企业的设备完全可以取得优势。但是由于一些观念上的原因,而且有时候招投标方面不完全是很合理的处理,实际上会倾向于采购思科这些进口设备。我们希望今后能够更好地用自由竞争,就是用性价比来竞争,不要用固有的观念,国外才好,这种观念其实是不正确的。
[主持人]:我们说到网络安全,任何网络基础设施都不可避免会存在一些漏洞和安全的隐患。我们说没有任何一个产品是十全十美的,是完美的。但是从国家战略和信息安全层面上看,在骨干网络上,大范围的使用思科的网络,会不会对我们来说也存在潜在的威胁?
[倪光南]:大家看到美国国会报告,认为使用华为、中兴的设备会带来安全的隐患。实际上我们知道这是一种猜想。华为、中兴他们也否定,而且他们在其他国家的口碑也很好。但是,另一方面,比如发达国家美国利用它的信息设备、信息技术的优势,给别的国家构成一些安全威胁是有事例的。大家知道,最近这些年,比较著名的就是美国以色列对于伊朗核计划,通过“震网病毒”、“火焰病毒”,他们利用了Windows和公共设备,向他们了解后门的途径,使得病毒发挥作用,破坏伊朗的核计划,这是事实。另外,早些年,比如1982年对苏联的天然气管道通过电子设备进行破坏,引起了爆炸,这些事件还是比较多的。说明这是客观存在的。就是说如果这个设备的信息软件、硬件不是你自主可控的,有可能有后门,有可能对你的安全造成威胁,所以这还是很现实的问题。
[主持人]:对此我们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些警戒和认识?
[倪光南]:过去我们缺乏这方面的认识,因为我们也是处于技术追赶的阶段。但是等到我们掌握了技术,我们发现这些技术很复杂,但是我们知道,如果你不能真正地自主可控,别人就可能在这里面加了后门,我觉得我们还是强调这些重要的信息系统,像骨干网等重要的信息系统,一些关键的核心的应用软件还是要用自主可控的,这样对我们安全的保障可以放心,可以得到保障。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骨干网络,或者有其他的,我们很想了解,目前我们国家在网络安全上大概的一个状况是怎样的?
[倪光南]:我们对于网络安全是有相应的管理,但是过去有一个薄弱的环节。我们加强了很多安全的管理、安全措施,比如防火墙、漏洞、防漏洞这些措施。但是我们对于比如骨干路由器它本身带来的隐患,比如我们的操作系统这些底层的软件带来的隐患,就是一些核心关键的软件硬件带来的安全隐患,基本上没有考虑,或者考虑的很少。
[倪光南]: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一个唯一途径就是用自主可控的软件硬件来取代。因为这些关键的软件硬件恐怕你如果加一些外来的措施很难,因为它是最底层的,你很难防止它本身带来的隐患,你可以防止外面的病毒的一些攻击,但是如果你本身使用的最底层的应用软件,你本身有问题、有后门,恐怕很难防范。[详细]
思科渗透命脉行业
  电信业:在承担了中国互联网80%以上流量的中国电信163和中国联通169两个骨干网络中,思科占据了中国电信163网络70%以上、中国联通169骨干网80%以上的份额。
  金融业:中国四大银行及各城市商业银行70%以上的份额。
  海关、公安、武警、工商、教育等国家部委和政府机构:超过50%的市场份额。
  铁路:份额达到了60%
  机场、码头和港口:超过60%的市场份额。
  石油、制造、轻工和烟草等大企业:份额达到60%以上。
  互联网行业,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新浪等排名前20的互联网企业:占据60%的市场份额。
  电视台、传媒行业:份额更是达到了80%以上。
企业历史博物馆系列

·IT系列
IBM完全历史
惠普完全历史
苹果完全历史
微软完全历史
英特尔完全历史
诺基亚完全历史
三星完全历史
思科完全历史
联想完全历史
华为完全历史
用友完全历史
宏基完全历史

·互联网系列
Google完全历史
Facebook完全历史
Amazon完全历史
Yahoo完全历史
eBay完全历史
Groupon完全历史
腾讯完全历史
百度完全历史
阿里巴巴完全历史
新浪完全历史
网易完全历史
搜狐完全历史
 中国信息产业半壁江山被思科控制 安全堪忧
思科在华合作伙伴
思科汇聚级产品
7600 系列路由器
·业界领先的运营商级边缘路由器
·提供消费者服务和企业服务的服务提供商的最佳选择
·提供高性能容量,单机架最高可达 720 Gbps
·多种外观可供选择,旨在实现高可用性
Cisco XR 12000/12000 系列路由器
·扩展实现高安全性的虚拟化以及完整的服务交付
·大型企业及服务提供商的最佳选择
·提供一流的 Cisco I-Flex (英文 PDF - 677 KB),可以区分语音、视频及数据服务的优先顺序
·确保系统运行不中断,并实现多服务扩展能力
ASR 1000 系列汇聚服务路由器
·性能、服务功能及可靠性均位居业界前沿
·大型企业及服务提供商的最佳选择
·提供高安全性、高性能以及通过集成软件进行支持的服务
·全新协作且高度安全的连接功能
ASR 9000 系列汇聚服务路由器
·提供不间断的视频服务和更高的扩展能力,同时降低碳排放量
·提供家庭及企业服务的有线运营商的最佳选择
·每个系统最高可扩展到 6.4 Tbps,并且提供全面的系统冗余
·提供独特的服务与应用级智能
Cisco博物馆
联通更换思科设备 中国骨干网络大量采用思科设备存安全隐患
  中国联通近日已经完成对“China169”骨干网江苏无锡节点的核心集群路由器的搬迁工程,而此次被搬迁的正是思科路由器CRS。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思科的产品漏洞及后门问题,正是引发运营商担忧甚至更换其设备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中国电信163和中国联通169是中国最重要的两个骨干网络,两者承担着中国互联网80%以上的流量。
资料显示,思科目前在中国骨干网拥有超高的市场份额,其占据着中国电信163骨干网70%以上的份额,同时还把持着其所有的超级节点和绝大部分的普通核心节点;思科占据中国联通169骨干网的份额更是达到了80%以上,把持着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国际交换节点、国际汇聚节点和互联互通节点。
  近日,中国联通完成了“China169”骨干网江苏无锡节点的核心集群路由器的搬迁工程,这也是通信业界首个思科CRS集群路由器的搬迁工程。
  事实上,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网络安全已经日益成为运营商关注的焦点。此前,思科爆出的安全漏洞曾引发运营商的普遍忧虑。
  据外媒报道,一位名叫麦克尔-莱恩(MichaelLynn)的ISS公司分析师公布思科路由器存在安全漏洞。
  莱恩公布了思科路由器互联网网络操作系统(IOS)中的一处漏洞,并详细描述了通过该漏洞控制路由器的步骤。他指出,思科的IOS和微软的WindowsXP一样,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漏洞。莱恩发现了一种关闭思科路由器的方法,可以使路由器无法重新启动。“因为只要有人攻击了路由器,他就可以控制整个网络。”他说。
思科设备进入生命周期,问题和漏洞增多
2011第四季度电缆CPE出货份额
  思科设备进入生命周期,越高端设备问题越大,特别是在语音承载网、城域网、骨干网业务大、对设备性能、可靠性、可维护要求较高的网络。
  密码后门:2010年黑帽大会,IBM互联网安全系统公司的研究人员Tom Cross论证黑客可以利用思科IOS操作系统中的后门在忘记密码的情况下通过恢复系统的出厂设置进入IOS系统,对路由器进行管理配置。
  DES加密算法:现网思科路由器产品仍然在使用七十年代的加密算法DES(DATA Encryption Standard,数据加密标准),一台普通计算机可在十分钟内破解。OSPF协议涉及中也使用了DES加密算法。
  网络故障
  2005年北京网通ADSL网络发生大面积故障,ADSL用户无法上网。此次事故原因是网通核心路由器的软件设置出现故障。
  2011年10月,广州联通思科CRS设备BGP发布的撤销报文错误导致路由异常,路由无法撤销成功,影响此条路由转发。
  上海联通的76设备因防攻击能力弱导致协议中断;沈阳联通城域网,CRS路由器受到攻击后导致整机业务中断,整个沈阳市的语音业务中断;2011年辽宁联通CRS集群设备网板故障且无保护措施导致业务丢包,影响全省业务;2011年湖南电信CRS设备OSPF模块在特定场景下导致路由持续震荡,拳王业务间歇性中断;2011年厦门电信城域网Cisco ASR9010设备经常出现下挂IPTV业务异常,影响厦门电信近一半的业务,长达半年时间才解决。
思科进入骨干网有历史原因 设备故障屡致中国网络瘫痪
  美国此次的行为可以堪称闹剧,因为实在没有证据证明华为、中兴两家企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危害,而美国如此这般刁难也不难看出美国电信企业思科的居心想将劲敌华为彻底踢出自己的地盘。其实如果说中国的华为电信设备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那不如换一个角度想,触角伸向全球的思科会不会对中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危害呢?我个人认为,中国有必要对思科进行调查。我们可以先看以下几个案例:
  2005年7月12日,承载着超过200万用户的北京网通ADSL和LAN宽带网,突然同时大面积中断,这次事故大约影响了20万北京网民。而中国互联网骨干网从架网开始,大部分硬件和软件使用的都是思科的路由器设备,包括硬件和软件。
  2009年12月,ZDNET报道美国国土安全部计算机紧急事务响应小组发现思科等四家公司生产的网络设备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可以利用这些安全漏洞进入企业的计算机网络。
  2010年,RIPENCC和杜克大学研究者在实验室发现,思科路由器软件出现严重漏洞,引发了短暂的互联网瘫痪事故,这次事故影响到了约1%的互联网。
  这几个事件足以说明美国企业诸如思科绝对不是完美的,它自身存在着诸多问题,谁又能证明这些问题中不包含危及我国国家安全的因素?[详细]
专家:是时候对思科们提高警惕了
  著名评论人、天农网主编何旭表示:“美国一直在说政府不要过多干预企业,但事实上,美国自己却是这样做的。美国封杀中国企业有大选年的因素,针对中国企业的问题进行炒作,有利于获取美国选民的支持,而对于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完全是一种托词。每个企业都存在潜在的产品漏洞威胁,中国也应该建立相应审查机制,并在相关方面对美国企业做相应反制。”
  对于中国骨干网为何存在着大量的思科产品,信息安全专家、中国计算机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启明星辰公司首席战略官潘柱廷指出:“中国的骨干网的接入设备大部分采用是的思科的设备,思科是目前世界上网络设备主要厂商之一,掌握着核心技术,而一旦发生安全问题,中国的信息网络会全面瘫痪,后果不可小觑”。即便是有如此严重的安全隐患,思科仍能在中国众多关键领域获取如此多得市场份额,除了思科近二十年来在中国的企业经营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中国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详细]
中国骨干网发展简史
1994年 : 开始建设IP网络,最初只有北京、上海两个节点,节点之间用2M带宽相连,国际出口连接Sprint,自治域AS号码4134。
1995年 : 中国电信开始对外提供业务,有窄带拨号、电子邮件、文件传输、Web访问等,按时长收费100元/6小时,超出部分20元/小时,电话费另收。
1996年 : 中国电信开始对外提供业务,有窄带拨号、电子邮件、文件传输、Web访问等,按时长收费100元/6小时,超出部分20元/小时,电话费另收。
1997年 : 各个中国电信省公司独立建设省内IP骨干网,构成独立的路由域,采用私有AS号码,在省会和省内第二出口节点同ChinaNet骨干网通过eBGP相接,ChinaNet全网分为骨干网、省网和城域网三级结构,其中骨干网分为核心层、汇聚层两层。
1999年 : ChinaNet快速发展,逐步采用同时期最先进的设备组网,由于ADSL用户增长,致使流量上升很快,核心、汇聚层之间采用2.5G和10G链路,网络国际出口带宽增加。
2001年: 中国电信利用原169网络设备(主要是思科75系列路由器),通过POS155互连组建了MPLS网络,向外提供MPLS VPN业务。
2003年: 中国电信利用原169网络设备(主要是思科75系列路由器),通过POS155互连组建了MPLS网络,向外提供MPLS VPN业务。
中国四大骨干网络
中国科技网(CSTNET): 我国最早建设并获得国家正式承认具有国际出口的中国四大互联网络之一。服务主要包括网络通信服务,信息资源服务,超级计算服务和域名注册服务。中国科技网拥有科学数据库,科技成果,科技管理,技术资料和文献情报等特有的科技信息资源,向国内外用户特供各种科技信息服务。中国科技网的网络中心还受国务院的委托,管理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负责提供中国顶级域"CN"的注册服务。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 CERNET是中国第一个覆盖全国的、由国内科技人员自行设计和建设的国家级大型计算机网络。该网络由教育部主管,由清华大学等十所高校承担建设,于 1995年11月建成。全国网络中心设在清华大学,下设八个地区网点。CERNET是为教育、科研和国际学术交流服务的非盈利性网络。
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 中国邮电部数据通信局是CHINANET直接的经营管理者。CHINANET是基于Internet网络技术的中国公用Internet网,是中国具有经营权的Internet国际信息出口的互联单位,也是CNNIC最重要的成员之一。CHINANET是面向社会公开开放的、服务于社会公众的大规模的网络基础设施和信息资源的集合,它的基本建设就是要保证可靠的内联外通,即保证大范围国内用户之间的高质量的互通,进而保证国内用户与国际Internet的高质量互通。
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CHINAGBN): 金桥网以光纤、卫星、微波、无线移动等多种传播方式,形成天、地一体的网络结构,它和传统的数据网、话音网和图象网相结合并与Internet相连。根据计划,金桥网将建立一个覆盖全国,与国内其他专用网络相联接,并与30几个省市自治区,500个中心城市,12000个大型企业,100个重要企业集团相联接的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
 业内人士呼吁中国把握信息安全自主权
什么是网络化战争
“网络化战争”根基于军事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它包括信息源,各种数据库、信息库、数据传输网络、各种信息应用系统以及信息化作战平台的“软、硬”攻防和对抗系统等。拥有一大批能掌握信息技术方面的人才十分重要。
网络专家认识,在“网络化战争”中,计算机中一盎司硅的效应,可能比一吨铀还要大;字节的作用,等同于、甚至超过了炸弹。而在这些战争中,娴熟的电脑技艺,高超的“网络勇士”,是决胜“网络化战争”的根本保证。
网络战经典案例

北约与南联盟通过网络互相攻击: 在科索沃冲突中,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曾指示美国情报机构实施网络战,以配合北约部队的空袭。北约的“黑客”自空袭开始,就利用“逻辑炸弹”等病毒,使南联盟的网站陷于瘫痪;南联盟也不甘示弱,曾利用包括“梅利莎”、“幸福99”等在内的多种病毒,使北约部队的军事信息网络系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和破坏,如造成美国“尼米兹”号航母计算机网络系统瘫痪3小时等。
美以研制“震网”病毒致伊朗核电站停转: 在过去数年伊朗的核工业网络和核心设施持续遭遇到来自网络病毒的攻击和破坏。2012年6月,美国和以色列官员最终承认和证实,双方对伊朗采用了网络战武器(Stuxnet、Duqu、Flame病毒)。Stuxnet病毒又称为“震网”病毒,一直潜伏在伊朗核设施中所使用的西门子设备,该病毒已经辗转侵入核设施离心机的工业软,长达一年没有被发现,感染了伊朗至少6万台计算机。震网”病毒利用了微软视窗操作系统之前未被发现的4个漏洞,它不像普通的病毒木马,需要非常专业的专家和资金投入才能研发出来。Duqu和Flame病毒则更早潜伏进伊朗,潜伏时间至少五年,主要功能是收集来自大型计算机上的网络信息,很明显准备对工业目标实施更加广泛的攻击。

思科把持国内网络通信 业内人士呼吁把握信息安全自主权
  针对思科在骨干网重要节点上占据近70%的份额,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业内多名资深人士在微博里对此表述了不同的观点:
@鸣镝浪客:以前是因为国产高端路由器还没发展起来,所以163、169骨干网用的都是思科设备,现在华为、中兴的集群路由器像NE5000E、T8000等在性能方面已不再落后,而且价格便宜,慢慢的将会替代思科的设备,我预计今后思科在国内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将会越来越小,早晚会退出中国市场。
@月光博客: 建议中国学习一下美国限制华为的案例,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限制国有企业和政府机关使用思科的产品。
@心蓝夏雨-靖宇:或许有人觉得言重了,但我觉得,对于信息安全的影响,远远超过华为中兴在某国的影响力。
@普通青年圣哥:这要是信息战打起来…… 我们是不是太大意了。
@ARBOR微博:安全问题一直是小到家庭大到国家关注的热点,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不断加强硬件软件的实力。[详细]
美国高科技企业与政治互动紧密
  美国计算机和互联网行业的巨头每年都会投入巨额资金游说国会,从而影响政策制定,谋求利益或者打压竞争对手,近年来它们主要关注的议题是网络安全、知识产权、网络中立和网络监管等问题。
  思科作为重点的游说企业,在280家计算机和互联网类企业中排名第12,2012年的游说经费达到121万美元,仅次于谷歌、惠普、微软、甲骨文、IBM、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n、英特尔、Facebook、雅虎、亚马逊、Intuit。

2011年2月奥巴马前往硅谷拜访科技界领袖晚宴,思科CEO钱伯斯也在宴会名单之列
美国布局网络战:削减F22 筹建网络司令部
  “从克林顿政府开始,美国就开始着手信息安全领域的战略部署,把信息安全提升至美国国家安全重要组成部分的高度。当时的网络安全主题以防护为主。布什时代一方面继承了克林顿政府网络保护的特点,同时又强化了网络反恐的主题,体现攻防结合,比如美国空间建立了网军司令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信息安全领域专家陈宝国说。
  陈宝国特别提到奥巴马上台后的这几个月中所采取的两个步骤:第一步,削减了包括F22战机在内的传统武器;第二步,筹建网军司令部,大幅增加网络攻击武器的投入。
  “这一系列做法体现的一个思路是,从实体战场逐步转向网络,达到从‘实体消灭’到‘实体瘫痪’的目标转化。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引入网络战概念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将其应用于战争的国家。”陈宝国说,“就目前来看,奥巴马政府的网络安全战略已经显现出‘攻击为主,网络威慑’的主题。”[详细]
美国网络战发展战略:四星上将任司令员
  1995年6月,美军16名“第一代网络战士”从美国国防大学毕业,同年10月1日,美军在南卡罗来纳州空军基地组建了第一支网络战部队,即第9航空队第609中队。1998年10月,美国国防部正式将信息战列入作战条令,同时,批准成立“计算机网络防御联合特种部队”。2001年,美国国防部正式提出了“网络中心战”理论。2002年,小布什总统签署“国家安全第16号令”,组建了网络战部队——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JFCCNW)。2005年4月,美军宣称已组建专门负责网络作战的“网络战联合构成司令部”。
  2006年2月,美、英、加及澳大利亚联合举行了第一次代号为“网络风暴”的网络战演习。2007年,美国空军以第8航空队为依托,组建了空军网络战司令部,海军也组建了“海军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西点军校成立了网络科学中心。2008年3月,美、英、加、澳及新西兰联合举行了第二次代号为“网络风暴”的网络战演习。同年5月,美国政府启动“国家网络别动部队”(NCR)计划,声称将通过这一“电子曼哈顿工程”来发展“革命性”的新技术,赢得网上新的“太空竞赛”,确保“网上美国”的安全。2009年,美国国防部部长盖茨宣布正式成立美军第11个司令部——“网络战司令部”,国家安全局长基思·亚历山大四星上将被提名担任司令,标志着美国已经吹响了争夺网络空间霸权的号角。[详细]
华为博物馆
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电话 :010-88518116
主编邮箱:editor@blogchina.com
版权声明:博客中国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总策划:方兴东
主编:张红梅
制作:杨昊
制作时间:2012-10-26
评论
网站定位 | 历史由来 | 发展历程 | 管理团队 | 联系主编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精英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