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如何避免滑向“亡党亡国”的深渊
过去的十年间,中国经济的腾飞,综合国力得到加强,使其国际地位也比上世纪90年代显著提高,但这些骄人的成绩背后,也存在着大量社会问题。比如近年来不断出现的五花八门的群体事件,就较为典型。而导致这些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则与时下盛行的如权贵资本主义,地方政府的霸道及贫富差距加大,社会普遍功利化和一些党政官员腐败和社会腐败有关。

较为遗憾的是,这些问题中国却根本没有相配套的制度与管理模式来根治,特别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为确保自己“乌纱帽”的牢稳,往往报喜不报忧,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而“防火防盗防记者”,把坏事控制在家里,不让它出门,即严格控制传媒,也对各自部门要求集体噤声,最终的结果却是,这种得过且过控制手段可能一时可以有效压制社会不满和怨恨,达到短期维稳的效果,但时间一长,又什么也不是了。研究中国问题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事务处主任许掁声对此就看得明白,其称,一方面社会负面情绪得不到宣泄,另一方面如果改革不力,各种压力源将继续施压,击鼓传花,就是一枚不定时炸弹。既有“表哥”、“土地奶奶”等贪赃,也有薄王等枉法,更有校车车祸等事故暴露出的深层问题。

“必须调整这种扭曲的权力观,否则无法解决社会诚信缺失、价值观迷失、道德滑坡等问题。这些改革都是互相影响的,或形成良性循环互补,或成为恶性循环互妨。没有政治和经济改革,就无法消除特权和垄断,无法避免占有既得利益者贪婪掠夺。没有政治和经济改革,就无法实现公平正义和民主法治,无法避免在底层者因拼命自保铤而走险,被迫进行不道德甚至不法勾当。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文化改革就根本无从着手。” [详细]

邵旭峰:老路与邪路也就是左派与右派

胡锦涛主席在十八大开幕式讲话,中国之后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其实这是在理论上反对了极端左派与极端右派,十八大之后的中国要从实际出发,走适合中国的新路与正道。

左派是老顽固,但还有点感情;右派标榜新潮,但是脱离实际。

中国的将来,不应该向左——那是倒退;也不应该向右,那是脱离实际的盲目。

中国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现有体制制约着市场经济向更高的层面拓展与发挥,也制约着人才的培养、科学的发展、新思想观念的塑造。市场经济与人才的发展,归根靠的是公平的原则与平台——固有体制不能完全保证这一点,中国要想继续前进,就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所以,左派的主张应该抛弃。

但是中国的政治体制不能脱离实际、不能教条地以西方和美国为绝对样板,政治体制改革归根要站立在基本的经济基础与全民观念、基本的、实际国情之上,过于急于求成,必然事倍功半。此外,完全否定自己其实是对于自己民族的历史与内在精神认识的肤浅与迷茫所致。 政治体制改革必然参考与学习西方模式,但是对一个连自我都认不清的民族来说,何谈学习他人呢?

所以,右派的主张也不能完全接纳——不能完全照搬西方模式。

中国要扬弃左派,包容右派。走新路、也要走正道。[详细]

易富贤:解读“十八大”的人口政策

“十八大”是在“六普”结论公布之后召开的。“六普”已经证实了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而不是1.8),如果还“稳定低生育水平”,那么是无法向历史交代的。因此“十八大”报告没有像“十七大”报告那样再提“稳定低生育水平”,而是说“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我认为“十八大”的这些新变化是值得高度评价和欢呼的!

既然“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了“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完善”,“逐步”到什么程度。也就是说,酒坛已经有了,里面应该放什么样的酒?笔者在这里斗胆献言。

即便假定2012年、2013年年增人口与2011年一样为644万(事实上会更少,因为育龄妇女更少、死亡人数更多),那么2013年底人口只有13.6023亿。2013年就开始“完善人口政策”的话,出生高峰是在2014年,那么2014年、2015年需要增加2977万人才能让2015年的总人口达到13.9亿。由于每年死亡上千万,意味着这两年需要出生5000多万(生育率需要在2.4左右)。那么即便2013年的人口政策“完善”到“停止计划生育”的程度,才能勉强让总人口在2015年达到13.9亿。

而要达到“建设人口均衡型社会学术研讨会”所预测的2033年达到15亿人口(人口均衡发展), 那么2013年需要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积极的鼓励生育政策,让2014-2033年生育率稳定在2.2以上才行。

应该在“停止计划生育”和“鼓励生育”之间“逐步”,而不是先“各种二胎过渡”再停止计划生育。依照李建民等人的“分两步走的二胎过渡”方案,是根本不可能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目标的。

也就是说,需要“完善”到“停止计划生育”的程度才能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目标。“逐步”是需要“急行军”,而不是“慢慢游”。[详细]

时寒冰:人均收入翻倍将改变中国国运

1960年12月27日,日本池田内阁为了推动日本经济的发展,采纳经济学家下村治的建议,通过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Income Doubling Programme):用国民收入的增长来带动经济总量的增长,而不是像传统的习惯那样,用经济总量的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的增长。

建立在民富基础上的日本,国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起来。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在海外大肆收购,甚至有买下整个美国之势,“美国正在变成日本的第四十一个县”的名言一度在日本广为流传。如果不是美国动用货币武器给冲昏了头脑的日本一次刻骨铭心的回击,今日的日本不知道该多么令人畏惧!

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比日本在1960年推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时要复杂和严峻得多。

中国面对的是一个贫富分化严重、中产阶级缺位、民众整体性贫困、资源日益匮乏、环境恶化、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贪腐日益严重、裸官数量不断增长、老龄化来临等等社会现状。

要想实现国强,须首先实现民富,在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之后,我们首先应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向国民个人倾斜。唯有此,中国经济才能冲破内需不振的羁绊,实现最优效率的增长。

中国现在面临的困境是:

国内:除了货币超发严重,资源也越来越向权力部门集中,向国企尤其央企集中,而最具活力的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尤其是在欧债危机等因素的影响之下,民营企业的生存处境日益恶化。

权力部门因为私利干预经济的动力越来越强烈,对税收增长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中国20多来年税收以GDP增速一倍甚至两倍以上增长,这种情况即使放在世界范围内来看,也是极为罕见的!而政府所主导的很多投资项目成本高昂、收益低下,成了国民沉重的包袱。

国外:债务危机这条带血的主线,正在爆发出越来越强大的杀伤力,而随着危机向亚洲的快速蔓延,给中国留下的时间越来越少,越来越紧迫,中国能够抓住最后的时机真真正正地进行改革,并在改革中发展壮大吗?

如果中国能够打造出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严惩贪腐,通过大力减税,扶持科技发展等措施,从公平、效率等方面,全面提升中国的实力,那么,国民收入翻倍计划,将给中国带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实现民族复兴的机会![详细]

叶檀: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三大重点
中国经济处于转型的关键时刻,未来十年中国经济有三大重点,处理不好,将成三大隐患,只有及早清除隐患,才能避免踏入中产收入阶层陷阱。

建立真正的信用识别能力的金融体系

中国目前存在大量隐性债务,影子银行充斥,业界普遍担忧被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还款能力,以及后期项目的能力。

我们应该警惕藏在冰山下的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与企业负债。如果不对债券与信托市场建立严厉的信用惩罚体制,目前金融领域的歌舞声平将被未来的爆炸声取代,中国的债市与信托市场有可能走入股票市场一样熊长牛短、不被投资者信任的泥潭。

无论是地方金融改革,还是债券等市场,信用体系都是第一位的,否则,金融市场会变成数据骗子与短期投机家、追求政绩的冒险家的乐园。

建立有效而公平的城市群

杜绝剥夺农民利益、制造廉价劳动力、以扩大城市土地面积为主的伪城市化。

户籍制度是羁绊中国城市化的绊马索,不仅绊住了中国的生产效率,还浪费了资源,抑制了本应随城市化而来的消费。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的估计,2006年以来,中国新增的数千万城镇人口中,真正转为城市居民的末民工可谓凤毛麟角。

十八大报告强调了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可获得相对公平的土地收益,未来随着基本保障体制的完善,随着跟随终身可以流转的福利体制的建成,相信中国的户籍改革从小城镇到大城市将逐步放松,最终取消。城市化将立足大都市圈,提高城市的效率,在单位土地上创造更多的财富。在发源于秦代的户籍制度取消后,中国才能真正立足于现代城市化国家之列。

建立真正的创新经济体

技术的创新源于教育的创新,创新是一种思维,是一种体制,而不是口号与优惠政策。

好的企业家、科学家随时都有创新意识。在管理上的改进、在组织结构上的调整等等,都是创新之一种,不必好大喜功,非要达到世界一流,在重大科研领域,我国除了获得2011年度“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的青蒿素、高铁风洞等技术之外,乏善可陈。相反,在智能制造时代,只要相信市场,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中国企业仍在无数的经营、管理、技术发明、工艺流程的创新空间。无数的民企、无数的投资家在进行选择,政府可稳做钓鱼台,成果出现后,政府的优惠政策也就顺理成章。

中国不缺三星公司的狼性,却缺乏这些大企业所拥有的自由经营权;中国不缺MarkZuckerberg这样的创业家,却缺乏让他们发挥作用的平台——无论是苹果还是Facebook,体现的是资源的整合能力,体现的是创新精神,而个体的创新精神恰恰是中国目前体制最匮乏的。我们鼓励创新,但教育体制、优惠体制、举国体制却在时时刻刻抑制创新。[详细]

蔡慎坤:透过数字能否读懂真实的中国?
官方或媒体常常为一些可喜可贺的统计数字津津乐道,然而许多眩目的数字却是混乱的也经不起推敲,透过这些数字,看不到也读不懂真实的中国。

胡锦涛总书记11月9日上午参加十八大江苏代表团讨论时,富甲一方的昆山市委书记自豪地说:十年间,昆山地区国民生产总值(即GDP)增长了9.5倍,服务业增加值增长了10.2倍,财政收入增长了21倍,居民收入增长了2.5倍!城乡居民收入连续八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城乡收入比缩小到1.74∶1。

听到这个数字,总书记脱口而出:2004年我去昆山考察,那时的城乡居民收入比大约是2:1,我就提出昆山要从缩小城乡收入差距逐步走向城乡统筹,如果全国都像昆山这样,全面小康就实现了。现在你们不但城乡收入差距继续在缩小,而且城镇化的步伐在加快,城乡医疗保险、养老保险都已经实现并轨,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均等。

昆山的数据无意中透露了多少秘密?相信一般智力正常的人都清楚。城乡居民收入比8年间从2:1缩小到1.74:1,这样的速度也算小康全面实现了?究竟城乡收入比达到多少就算实现了小康呢?再看看GDP增长9.5倍,财政收入却增长21倍,而居民收入仅增长2.5倍,这说明居民收入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人民并没有分享到经济繁荣发展的丰硕成果。如此不平衡的发展模式,推广至全国,对老百姓并没有太多的好处。[详细]

 
专题: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往期回顾
     
  盘锦警察枪击村民
拆迁方与村民发生冲突,派出所民警赶到,却与维权的村民产生冲突。警察开枪将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村民击毙。[详细]
 
  俄罗斯炮击中国渔船
俄罗斯“捷尔任斯基”巡逻船于7月16日在日本海俄属海域发现一艘中国渔船非法捕捞,对中方船只围追堵截并鸣枪、开炮。[详细]
 
  禁公款吃鱼翅何须三年
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有望在三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民众疑惑:禁吃鱼翅这么难?[详细]
     
更多专栏作家精彩评论
联系我们

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电话:010-88518116
主编邮箱:editor@blogchina.com
版权声明:博客中国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
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编:张红梅
设计制作:杨霞
本期编辑:杨昊
制作日期:2012年11月15日

 

网站定位 | 历史由来 | 发展历程 | 管理团队 | 联系主编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精英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