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于当地时间10月8日发布针对两家中国通讯企业华为和中兴“可能对美国带来安全威胁”的调查结果。该委员会对这两家中国企业的产品“涉嫌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便利”的调查耗时近一年,9月中旬,华为和中兴的高管分别被要求在美众议院听证会上提供证词。但其调查中没有提供直接证据证明华为、中兴事实上有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而是怀疑“有一种假设称华为有个阴谋,为服从一国政府的命令,在自己的产品中植入某种设备——真的吗?这个阴谋需要成百上千人完成。”

美国国会的这次调查到底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经济目的?是体现了美国国家的战略目标还是仅体现了其对美国国企的贸易保护措施?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应对?

美国国会针对华为中兴调查报全文下载
方兴东:思科华为十年之战——美国价值观失守
潘柱延:《生态争夺中没有纯粹的技术和市场:解读报告表面和背后》
 
  专家观点
 

倪光南:为了信息主权 请支持中国企业

我们讲怎么办?其实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来帮华为、中兴的忙,美国的思科打不过,说穿了打不过,如果市场竞争很多华为、中兴的产品就会把思科的产品在美国市场上慢慢慢慢要吃掉它的份额,就像华为、中兴现在在第三世界不错,欧洲也还可以,中国市场更不用说。但是美国自由竞争,因为牵扯到国家安全、信息主权的问题,是性价比能说得通的。华为、中兴做的再好也不行,如果世界有公平的说法,而且有公理可以评的话,没有那个道理。很多说自由贸易的,甚至有人说有国家主权存在,怎么可能一切东西都是自由的呢,不太可能的,我们希望自由贸易,中国希望自由贸易,因为我们在市场份额太小,我们需要自由贸易,我们性价比可以,但是人家不让你。我们应该注意到我们怎么能帮中兴、华为的忙呢。[详情]

     
     
 

杜子德:如果我们发现安全威胁,我们也可以封杀

2001年以来我们加入WTO我们的技术、产品都和国际上的接轨越来越多,我们和产品也走向全球。我们从WTO还是得到了很多的好处,也使得我们的企业有竞争力,和本土的企业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第二,美国国会和企业之间,说白了就是利益之争,什么是政治呢?就是利益博弈的手段。利用政治手段,也是为了利益。也是为了保证本国的企业,也是保证本国的利益。思科也不是全球公司,是美国公司,利益之争大家也同意。
第三,站在没有的角度,它所做也没什么,就是维护本国的利益,如果你是美国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作为被调查的公司,你无端的怀疑。比如你怀疑他偷了你的问题,那你调查他,他的书也不能出版等等,阻挠他。现直接怀疑你,让你证明自己是个好人,这是有问题的……[详情]

     
     
 

方兴东:思科华为十年之战!

十年来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情况,我们看一个数据。2000年的时候思科当时市值达到了5550亿美金,几乎现在苹果的市值,超越了微软成为了美国也是全球的第一,但是十年以后,思科这个状况已经完全不一样。2000年的时候,思科市值大概2000年初的时候4千多亿,现在的收入大概是400多亿,十年来增长了一倍,员工现在大概是66000多人,员工大概增长了一倍,市值大概900多亿美金,只有当时的1/5。再比较一下华为,2000年的时候华为收入大概200亿,海外收入大概1亿美金,在2002年的时候华为海外收入大概是5亿美金,现在的收入2010年大概280亿美金,2011年300多亿美金,员工大概2010年11万,现在大概14万,将近15万,十年增长了10倍。[详情]

     
     
 

潘柱廷:信息安全是国际经贸博弈中的重要筹码

其实信息安全可以变成一个砝码,加重我们的这个说法,再往后,这是一个生态的博弈,而不是企业跟企业,是两个生态环境的斗争,博弈和合作。这个过程会提到完善自我。这实际上是美国的参议会和思科公司。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解读一下,当你看过全文的时候,和没看过全文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坦率的说我觉得这个报告写的非常的好。写的逻辑清晰,只不过这个逻辑你不喜欢。他主要的论点就是中兴和华为没有充分配合我进行调查,这是他的论据,基本的理由。我要你这个东西,你没给,我问你这个事你没告诉我。结论是华为和中兴提供的支撑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的设备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的安全。[详情]

     
     
 

胡春明:华为面临的最难是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今天证明你是清白的,明天你怎么证明你是清白的,华为面临的最难的是怎么证明,比如说华为和思科是怎么交往的,包括和工信部等等怎么详细的交流的?作为一个企业你能提供这些东西吗?那联想也是龙头企业,作为企业也不能提供,无论是哪个角度,无论是国家机密还是企业的角度,华为业提供了很多东西,要么就是没提供,要么就是没有说服力。[详情]

     
  现场图片
   
         
   
         
   
         
   
         
  现场互动
宾:我看到网上有一篇文章,也是对这个报告做了详细的分析,包括华为、中兴在报告里也是如何被指责的。有一个网友评论说得特别好,说实话,看了这些,如果是我,我也不相信华为,华为拒绝提供该公司位列前十名的大股东名单,拒绝给出任正非完整的服役资料,拒绝回答华为是否从而思科代码等等,我想听听各位专家的意见,华为和中兴本身有没有做得更好的地方。
杜子德:我和我老婆开一个饭馆,我给你提供非常好的饭食,价格也合适,可是你一定要知道我和我老婆怎么结婚的,饭菜原料怎么采购的,或者我和我老婆离婚以后,怎么分成。这不是公司一定要提供的,毫无道理,我个人觉得有点无赖。
倪光南:对比联想,联想柳传志是十八大代表,也是人大代表,他从来没有要联想提供这个东西。联想市场份额在美国占了5%以上。
方兴东:很多东西,作为企业本身也不能提供,不管从哪个角度,从国家机密角度或者企业的角度。即使提供了,华为也提供了很多东西,他提供的东西不具备说服力,要么不提供,要么提供的东西没有具备说服力。所有的东西有两个结论,要么你没提供,要么提供的东西没有说服力。
倪光南:中国没有查思科祖宗三代,如果查,美国早就跳起来,说你干涉隐私权。
杜子德:美国军火从国外采购吗,从来没有采购过,他的导弹、战斗机都是菲勒公司,那些高管,它的董事会结构向美国国会提供过吗?从来没有。
 
 
嘉宾:如果对华为、中兴这类企业提供帮助,从国家层面也好还是从政策层面也好,我们可以通过哪些途径,哪些方法和步骤让整个中国IT业在全球IT大环境中,使中国的IT业能够更强势,更强硬,像潘柱廷说的,咱们为什么不能由第二世界国家变成全球第一梯队,请问一下有什么方法、途径?
倪光南:最重要是市场,华为、中兴在第三世界,在欧洲也可以开展很多市场,但是一到美国就很难。什么办法?我们要学美国在中国,中国的通信市场够大,不会比美国小,可能更大。中国市场如果能够把思科份额和华为、中兴竞争,平等看待这个。其实我们不要偏华为和中兴,平等就行。现在偏思科,以前思科说华为的时候,就买思科,别人买不到。我们是反过来。再一个各自看不起自己,觉得中国的东西没有外国好,电器企业还认为是海尔、海信还可以。汽车还是国外好。中国要做到帮助中国企业平等竞争,不要像美国人优先买美国,平等就行,我们性价比就行。不敢用本国的东西,中国很多不是按性价比干的,我也做过评标,来了一个美国企业,他做过一起项目吗?没做过别来。很多不公平,我们要公平竞争就可以。
 
 
嘉宾:具体到华为和中兴案子出现状况以后,未来有没有可能性在美国市场展开业务,如果有的话,怎么操作?
杜子德:我刚从华为回来,他们高端市场可能受到阻击,在高端敏感的部位不让他去做,比如政府采购和政府有关的项目,这是我听到华为自己说的,不完全从那退出来,不会像我们把顾客赶走。就是高端不让你进,就抑制了你。
 
 
嘉宾:我有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看一下为什么各位专家都有意回避了中兴,包括媒体在报道说中兴相对弱化一些,中兴在伊朗的时候,也受到合作伙伴的谴责。第二个看一下这次美国国会发难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公开,尽管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但是美国有个惯例,只要股东超过50个,有义务公开你的信息。我相信华为有员工持股,他的股东肯定超过50个,为什么不能公开。我们检讨一下我们自己,我们确实存在一些企业拿政府的补贴去换来低价,或者以政府的补贴换取了对消费者的让步,对用户的让步,这个问题是不是需要我们克服的问题。第三个,昨天《新闻联播》的故事,关于诺曼底旁边,法国渔船和英国渔船打架的问题,法国有一个休渔期,在那个期间不能打捞扇贝,美国国会发难华为和中兴,是不是也存在着认同两个国家管理体制和公司法在打架。第四个,作为华为和中兴做了20多年的企业,在全球契约方面做的不如思科和甲骨文大公司的地方,比如在伊朗受到的影响,没有遵守全球契约,不向独裁者出售技术。
杜子德:我们讲伊朗是独裁者,美国认为我们中国也是独裁者,中国也没有公选。
方兴东:我一开始以为是不是华为有什么东西被抓住了,但是我看完整个报告以后,真的没东西。比如说计算机报跟工信部之间日常是怎么来往的,具体信息能不能公开,电脑报是不能把它公开的。上市公司也有底线的。比如说钱伯斯作为美国贸易政策委员会的委员,你在里面做了哪些事情,充当什么角色,你能不能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呢?那也是不能拿出来的。这么大的篇幅讲股东的结构,党委起什么作用,这个有点莫须有的东西,他超越了一个上市公司。因为华为财会,基本已经做到上市公司应该做的事情。但是那份报告里那些东西,华为不可能做到那样的事情,这就超过正常企业能够提供的事情,不是说企业具体哪儿做得不好,这样一份报告,总有那么一两点真的是他抓住了什么东西,结果我看了以后,是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所以这个本质不是为了公开或者透明,他本质上为了达到他的结论。
潘柱廷:里面确实要求华为和中兴提供确实稍微过分一点的要求,比如要求中兴提供详细的研发流程,这个其实是比较过的,因为任何一个公司研发内部的东西是比较高度的知识产权包括商业机密,其实还是提出一点流程。这里面因为企业的适度开放甚至于更加开放都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不管是国内企业、国外企业,包括提到的理事会责任,其实我想华为和中兴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说在环保、劳保等等方面可能是需要有改进的地方。但是这件事情,跟说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没有关系。其实里面包括很多没有公开这个、没有公开那个,包括党委,有时候其实八杆子打不着的,也许从他的逻辑是有关联的。不管怎么样,你的这些怀疑或者质疑不能导致这个结论说华为和中兴会威胁你美国的国家按照,这个逻辑至少在我们看来是不相关的,所以这个地方我觉得确实各方有去改进的地方,但是这个结论和因果关系是不足够的。
 
 
 
专家介绍
   
 
倪光南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1961 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后到中科院计算所工作,40多年来一直从事计算机领域的研究和产品开发,首创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1984年出任计算所公司和联想集团首任总工程师,主持开发了联想汉字系统、联想系列微型机,分别于1988和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中科院因其对科技产业化的贡献给以重奖。近年来致力于在中国推广Linux等开源软件、推广国产CPU、国产软件和文档格式国家标准UOF。1994年被遴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为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理事长,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  
   
 
杜子德
 
CCF常务理事、秘书长,YOCSEF创建人之一。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曾从事大型计算机系统的研制工作。1996年9月起,在CCF从事专职的社会活动策划组织工作,先后担任副秘书长、秘书长,NOI竞赛委员会主席,多次成功策划大型学术和社会活动;1998年起担任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IOI)国际委员会委员,2000-2001年间,任IOI国际委员会主席,2005年8月被IOI全体会议选举为IOI(首任)主席,2008年起任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信息与通信委员会秘书长。  
   
 
方兴东
 
  博士,CCF高级会员,清华大学传播学博士。互联网实验室、博客中国和义乌全球网共同创始人兼董事长,出版《21世纪的书》、《IT史记》、《博客》、《起来——挑战微软霸权》和诗集《你让我顺流飘去》等20 部。十多年来为互联网、创业精神、挑战微软、Web 2.0、义乌等摇旗呐喊,被称为“网络旗手”、“博客教父”。  
   
 
潘柱廷
 
CCF常务理事、云计算安全联盟中国区理事、北京启明星辰公司首席战略官,长期从事信息安全工作和企业技术管理工作。曾任安氏互联网安全系统(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信息产业部太极联合实验室副总工程师等职。是中国人民银行、国内电信运营商、众多大型企业等机构的信息安全顾问。在业界常被称为“大潘”。  
   
 
 
 
胡春明
 
博士。CCF YOCSEF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可信网络计算技术国防重点学科实验室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计算机软件与理论,分布式计算和计算系统虚拟化,在相关领域发表论文30余篇。2008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0年获霍英东青年教师三等奖。曾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  
 
相关
美国国会调查报告全文发布和解读
“华为中兴事件的警示与启示”研讨会
思科华为十年之战——开放创新VS封闭守成
微访谈:华为中兴的美国劫
美国会打压华为中兴事件研讨会
中国搜索市场垄断破局与变局破冰
微访谈:百度360搜索攻防战背后故事
视频访谈:名博纵论3百大战
360 vs QQ 用户隐私之争
百度推开平台 即搜即用引公平质疑
商务部二次表态调查阿里巴巴垄断
《反垄断法》首撼央企,电信联通宽带垄断证据大曝光
互联网时代的隐私挑战研讨会
中国封面:宽带反垄断观点大交锋
京沪联席——纵论中国互联网垄断
反盗版 反垄断——中国软件如何跳出微软阴影
 
 
联系我们
主编邮箱:editor@blogchina.com
版权声明:博客中国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
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设计制作:杨霞
本期编辑:刘莹
制作时间:2012-10-16
  评论区
 

© Copyright 2001 - 2014 blog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