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4月22日上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药”案终于在各方的关注中有了一个结果,而“药”案从发生一直到审判,这一漫长的过程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成晓霞:判药家鑫死立决就是群众狂欢的结果?

庭审时的“民意调查”结果决不能作为判死缓的依据。如果法官可以按照“民意”定罪量刑,还要法律和法官做什么?!民意(或舆论),无论是谁的,无论正确与否(是要求判药家鑫死刑立即执行还是留他一命),对法官的判决,只有一个作用,就是监督。法官如果错判,能够纠错的只有一条途径,就是上诉!

在药家鑫案中对药家鑫是否会被法院判决为死缓,便是全民最关心的问题。民众们最大的担心是,这样穷凶极恶的犯罪者,如果是死缓,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是对被害者最大的不公平,而这背后的根本问题,就是司法公正的缺失!(从网民用跟帖、博客、微博等方式表达的意见看,民众是直接表达担忧,没有用法律理论或证据来论证分析),我们不能因为民众的意愿没有用理论或证据证明它们的正确性,就认定这样的意愿是“反理性的伪正义”或者被法律专家们认定为“全民的狂欢”。“理论分析和证明”这个任务是法律专家们的,不是民众的,但在药家鑫案中,我们的法律专家们几乎是集体犯了错误。

我认为,全民要求判处药家鑫死刑立即执行的这一民意,是理性的,是公正的![详细]

林昕贤:对药家鑫不该死谬论的反驳

22日上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药家鑫一审被判死刑,这个判决可以说顺民心,合民意,从法律上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法官依据法律的规定,以故意杀人判处药家鑫死刑,于法有据,于情合理,也符合民意,可以说是情、理、法结合的很好的一个判决。可是有学者称药家鑫被判死刑是中国司法的悲哀。学者们反对判药家鑫死刑,笔者认为不外乎以下一些理由,细细想来,这些理由都是极其荒谬的。[详细]

 

2011年4月22日上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天虹:药家鑫被判死刑之我见

如果中国已经进入废除死刑的法治进程中,而药家鑫案恰好又是这个进程当中的一个个案,当然可以慎重研究是否慎杀。事实是,废除死刑目前只是停留在坊间零星半点的讨论上,对法治进程尚不能达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却总是有人悲天悯人的呼吁给药家鑫生的机会,这样的不合时宜的呼吁看似既具有现代人文精神,又具有无比的前瞻性,但是它对公平正义的伤害,远远大于它“刀下留人”的慈悲。

从某种意义上讲,当药家鑫落下捅八刀的刀子,他就同时把自己杀了,他丧失了人类同一的情感,他自绝于人类,丝毫怨不得别人。[详细]

 

“药案”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跟儿子

·周斌:孩子,请记住那些比药家鑫更凶恶的人
·刘钧:药家鑫犯罪是谁之“过”?
·莫妮卡:药家鑫被判死刑值得弹冠相庆吗?
·如果张妙开车撞伤并刀捅了药家鑫结局会怎样
·好兵帅客:药家鑫案的判决是个三输的结果

·盗得经:后药家鑫案的一些思考
·燕王王皓:药家鑫案一审判决之一瞥
·老愚:我们为什么害怕药家鑫不死?
·牛叉农民:我们要杀的不是药家鑫
·李吉诃德:药家鑫需要的不是律师,而是牧师

 
     

李玫瑾怎样卷入药家鑫风波?

打开李玫瑾的博客,涉及药家鑫案件她的评论和回应将近十篇,博客的更新频率超过以往。在新近的几篇博客中,有三篇是回应清华大学肖鹰教授的文章。很多人由此认为,李玫瑾眼里只有清华大学的教授。其实,这其中的原因是,在李玫瑾看来,肖鹰教授代表了一类人:“他们这些人是大学教授,不是普通的网民,他们作为有学术素养的人,应该知道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是不能随便批评的。”

一切都来得太仓促。药家鑫案件审理当晚,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引起了轩然大波。关于道德的、法律的、逻辑的所有讨论,尤其是孔庆东教授在网上的“开炮”,让李玫瑾措手不及地卷入了这场风波。[详细]

清华肖鹰评李玫瑾弹钢琴强迫杀人说

肖鹰按:在马加爵面前,你见到的李玫瑾教授,是一个具有法官器质的目标明确的刑侦专家;在药家鑫面前,你会看到,李玫瑾教授表现了一位具有母爱移情倾向的心理抚养义工的完美。

李教授在CCTV设题解析药家鑫的杀人方式,不仅在镜头前毫不掩饰“我突然就明白了”的专业激情,而且提出了非常文学性的“弹钢琴强迫杀人说”,完全不顾及受害人家属的感情,违背了自己的主张。当然,此时为自己的“科学发现”欢喜的李教授,更不可能去体会受害人张妙在最后求生中的凄惨和绝望的。此时,李教授似乎忘记了她经常敦促媒体要坚守的“人性的底线”。[详细]

 

“他拿刀扎向这个女孩的时候,我认为他的动作是在他心里有委屈,在他有痛苦,在他有不甘的时候,与被摁在钢琴跟前弹琴的是一个同样的动作”。——李玫瑾评药家鑫。

     

北大孔庆东为何大骂公大李玫瑾?

孔庆东:中央电视台新闻1+1从撞人到杀人的新闻误导了你(第一视频主持人),这个新闻极力在为杀人犯开脱。这种事还请什么狗屁专家来说,这需要专家来说吗?专家说的那个话完全是误导的。专家是为他着想,说“你这个事情,你光考虑撞伤人这个经济赔偿,你没考虑你把人杀了之后”,这个意思是说,你把他杀了之后你更倒霉。没有一句话是为受害者说的!

这个新闻是毫无廉耻、毫无人味的!这个新闻从头到尾,都在为这个杀人犯在着想,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句话是考虑人家被害者的。它要按着专家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个法律不追究你,就可以杀人。背后隐藏的,就是这样一个杀人逻辑。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说你杀人是不对的。为什么呢?杀了人法律要抓你、法律要惩罚你,所以你倒霉了。“你孩子怎么傻啊,你不知道杀了人要偿命吗?”它说的是这样一个逻辑。这个逻辑本身是一个罪恶的逻辑,它在背后的道理就是:如果法律不追究你,就可以杀人。所以我们这个社会上,不是一个药家鑫的问题。[详细]

 

他(指药)长的就是罪该万死的样子。这是典型的坏学生,看人要看气质,这是一个杀人犯的气质,这个人就是一个杀人犯。——孔庆东接受第一视频采访。

·肖鹰:西安法院错了,还是李玫瑾错了?
·小平亨瑞:剖析质疑李玫瑾极其言论
·渔人:李玫瑾也许只是一个教授演员而已
·李玫瑾,你不是中国犯罪心理学领域的标尺

·郑风田:药家鑫不死意义更大
·南云飞:为李玫瑾辩护,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
·祝振强:李玫瑾的“偏执狂”有甚于药家鑫
·李玫瑾:写给所有对我粗口恶语的网民

 
     

木然:药家鑫杀人案引发的教育思考

药家鑫因为担心负责捅杀被撞人,其师妹李颖声称被撞人记车号是不要脸“要是我也捅”,因此招致网络上挞伐,皆曰中国教育体制有问题,教育内容有欠缺。教育体制是政治体制一部分,政治体制滞后,教育体制必然滞后,教育体制滞后,决定了教育内容滞后,而学生则直接受制于教育内容。教育内容的好与坏,决定着学生的终生。

教育应该脚踏实地。有一种说法,这种说法可能有些绝对,但也不无道理。小学生实行共产主义教育,高中生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大学生进行集体主义教育,研究生评文明寝室,博士生不允许随地吐痰。整个教育是倒挂的,是对教育发展规律的逆向行进。

生命的教育应该成为学生的终身必修课。应该让每一个人认识到,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都是神圣的,都是具有同等的价值和尊严的。这种生命与尊严不会因为贫穷而受到贬损,不会因为富有而提升生命的奢华,不会因为身体的残疾而降低生命的质量,不会因为生命的短暂而减少生命的光芒,不会因为生在大都市就增加生命的高贵,不会因为生在农村就让生命布满歧视的灰尘。[详细]

刘洪波:药家鑫被判死刑,合乎民意也合乎法律

西安中级法院判处药家鑫死刑。未知药家鑫是否上诉,而且死刑判决须经过最高法院复核,然而,西安中院的判决,已经使围绕药家鑫案的社会焦虑开始缓解。

药案一审作出死刑判决,合乎民意,也完全合乎法律。民意与法意相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人们将因此而欣慰,不是欣慰于药家鑫被判决死刑,而是欣慰于法律得到施行。“杀死药家鑫有什么用呢,能够使张妙复生吗”,这种提问看似聪明实则愚不可及,因为就是让药家鑫坐牢,张妙也同样不能复生。

药案的判决,将些许恢复人们对法律公正施行的希望,但人们对法律的信仰需要在每一个案件的审判中去树立。只要精英对权力(政治权力、经济权力和知识权力)的垄断性掌握和使用不变,人们对法律正义、社会公正的强烈意见将继续显示。[详细]

汶金让:司法公正,才是民众的幸福──药家鑫案的反思

药家鑫案件一审尘埃落定,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公正和可以期待,使许多善良的心灵得到安慰,感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温暖。它像许许多多同样彰显正义的案件一样,生动地说明,司法公正,也是一种民众的幸福。宣判当日下午,吴邦国委员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闭幕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也说“严格依法办事,老百姓才服气”(4月22日《新华网》)。

刚刚告一段落的药家鑫事件说明,任何时候民意不可违,不可欺,不可辱。因为民意是合法与不合法的试金石,民意是纲,是我们执政为民执法为民的基础,纲举才能目张,才能科学发展,才能实现我们的一个又一个伟大的理想。法律只有合乎民意,合乎传统,合乎中华文化,才能体现中国特色法治的特点。任何时候法律不能掉以轻心,不能犯错,不能冒险,不能哗众取宠,华而不实,否则,受伤害的不仅是法律,还有人们对社会、对生活、对未来的信心![详细]

 

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索赔: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详情]

·昆云山房:李玫瑾和药家鑫道出了教育的真相
·郑风田:从药案看死刑是否该废除
·易苇航:不论药家鑫琐说废除死刑
·郎言君:酱缸文化是给药家鑫开脱罪责的根源

·药家鑫给了中国教育一记响亮的耳光
·方礼纲:药家鑫案还是要回归法制轨道
·从药家鑫案看社会正义与强势利益的博弈
·黎津平:药家鑫是否处死由所发500问卷决定吗

沸沸扬扬的药家鑫案终于告一段落,在整个案子的过程中,司法公正、社会信任、应试教育等一再暴露了自身的弊端,人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反思。药家鑫不死,真的天理难容吗?药是否该死,诚然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药被判死刑之后,我们整个社会应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