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思维第1集散地知识者的梦工厂,思想者的聚乐园 | [访问博客中国] | [注册博客专栏帐号]

 
 
杨建顺
       我感觉到这个事件可能得分开来说,刚才吕女士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感觉到非常非常的重要,就是信访局是为谁而开的,这个问题我们后面去谈,非常非常重要。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纷争肯定是问题比较大。如果信访局这一块出问题了,实际上国家的权力到底是为谁而运行,我正在写本书,还在校稿子,我一直在论证行政强制法的正当性,特别是强制执行的时候,前面的行政决定确定了你的权力地位,你不执行是不行的,强制执行就应该快刀斩乱麻去执行才对…

中国人大法学院行政法学专家

     


陈岳琴
       今年我们承接了永康至金华的35位车主客运班线经营权被政府强制收回这个案子的维权。这个案子我们现在是从两个角度在走,一个方面我们提起了一个行政诉讼,就是对永康市政府2010年64号文件合法性的审查,另外我们在金华仲裁委申请仲裁,就是对去年5月6号关于终止租赁经营合同的效力行使撤销权的申请。这个案子比较重大复杂,而且跟我们过去曾经关注过的关于出租车特许经营权的案子非常相似。……

法学博士,陈岳琴律师事务所主任

     

 
郭玉闪
       在他们基础上面我再讲点自己的看法,刚才杨老师说到《行政许可法》第八条有一个“不得擅自变更”,金华文件也提到几块,尊重历史、人性化等等,从这个行业变更来讲至少有两个观点对于老百姓从实质来讲是不受尊重的,政策变化,2000年从以前的拍卖变成挂靠到双飞公司,到2008年又开始要收回,实质来讲是政府对这个行业的管理思路重大变化、重大调整,老百姓是完全没概念的,就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从这个角度来讲,老百姓有一些不公平感……

经济学家,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所长

     


史际春
         我讲四点:第一点,客运班线是一个稀缺的公共资源,稀缺的公共资源按照国际上的惯例,是要由政府来配置,不能让它市场竞争,比如说电讯的频谱,还有国外的铁路,上面的运输公司也不只一家,比如三家五家,要政府确定哪三家五家来做,不是说任何人组建一个铁路运输公司都可以到铁路上跑。客运班线,比如说城里面的公共汽车,这是最典型的,像香港,公共汽车都是私人性质的,但是每一条特许每一家公司经营,给它提出很高的要求……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姚海放
       我在想一个问题,政府对于交通运输特许权应该怎么样配置。这是一个前提性的问题。交通运输权利应该是稀缺性的公共资源,从管理权利角度来讲政府对它的配置是合理也是合法的,也是其他各个国家都去这么做的惯例。怎么样配置的管理层面来讲,有两种方式,一种政府自己组织一个公司,我来负责运营这条线路,像我们现在的铁路,另外一种,你可以把这样一个运营交给私人,这个私人是可以有各个政府出资的,政府参股的,有民间出资的……

法学博士,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从客运班车强收案看公共资源配置法律研讨实录

 
 
车主代表陈述详细案情
  去年收车以后我就上访开始了,没收车之前,2010年4月23号,我们听到说政府要收车了,我们以前就打过报告,就是说我们要更新车辆,要上牌,之前的车子已经很老了,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几次打报告以后,双飞公司、交通局都没有理会我们,我们信访首先到永康,再到金华,他们都没有答复我们。我们打报告更新车辆他们也没有理会,最后我们每个车主都以自己的名义,自己的角度出发,都打报告到双飞公司,最后把我们报告提交到永康市信访办,他们也没有答复我们。4月22号下午,我们在永康市双飞公司讨说法,在办公室让他们给我们续签合同,双飞公司总经理就说是政府干预的,我们交车以后没有结果,他们就找黑社会打我们,我们几个都受伤了,那时候也到医院去看过。2010年4月23号,被打以后我们就四处维权,就上访。
  我们1993年就从事这个客运班线,我是1996年开始营运的,他们两个是97年开始从事这个永康线经营的,我是98年买了这个客运班线,那时候是30万,到了96年要上牌,运管所,现在双飞公司等于是以前的汽运总公司,他们是劳务公司,就相当于是运管所,运管所管辖的7个社会车辆。我的车子合并以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双飞公司管辖的一个车辆,他们劳务公司几个车合并以后就变成现在双飞公司名下的车辆。 ……>>详细阅读